黛妃與查爾斯

說到對黛安娜的印象,應該就屬被王權犧牲的可憐女子吧。
那時候電視上正巧在撥放「世紀婚禮」跟「黛妃的獨白」,因為無聊就把順便片子看完了,「世紀婚禮」著重在黛妃與查爾斯的婚禮有多盛大,那襲垂地又拉很長的白色禮服幾乎是每個女孩夢想中的婚紗,黛妃嬌羞地笑著,手輕輕揮動,喀嚓一聲,這一幕成了我對她的既定印象-一位嬌羞靦腆即將邁入皇家的女孩子。

但隨著看得紀錄片越多,我便發現其實黛安娜一點都不害羞,事實上,她相當活潑而且樂於嘗試新的事物。
這樣的性格一碰上亙古不變的溫莎家族,可想而知,那是場多大的災難。
從歷史的角度觀察,但凡有著活潑且想要挑戰家族的人出現,哪人的下場往往不是很好,好比只愛美人不愛江山的愛德華八世,又好比執著想嫁給離過婚的將軍的瑪格麗特公主。
他們的行為不單只是個人行為而已,而是影響了人民對整個家族、對君主制度的看法,雖然早在伊莉莎白女皇的祖父那一輩,溫莎家族就已經開始轉型,但仍忍受不了如此巨大的衝擊。
溫莎家族挺過一波又一波的挑戰,如今對上黛安娜,又是另一場艱難的戰場。
因為他們從未想過那一個用著含情脈脈眼神看著查爾斯的小女孩,在多年之後會與他們槓上而且互不相讓。

「黛妃的獨白」及「黛安娜的故事」闡述了黛安娜的一生,小時候的成長歷程以及初遇查爾斯、進入婚姻-一切悲劇的起始點,影片說了很多查爾斯的殘忍無情、卡蜜拉的出現還有黛妃在這段婚姻裡的苦痛孤立,最後又以車禍替她那戲劇性般的人生劃下休止符。
那時候全英國的人民都替黛妃感到不捨與惋惜,因為她完全是這場皇室婚姻下的犧牲品-不過若仔細研究,你會發現黛安娜其實不是第一個被皇家身分毀去的犧牲者,早在更以前,伊莉莎白母親那一派系生出了幾個智能有問題的姪女,他們被關在精神病院裡生生世世都不能出來,也見不到父母與親戚-他們也是在君主制度下被無情捨去的那一群。

有趣的是,「溫莎王朝」裡闡述的黛妃其實沒有前兩部影集塑造的那麼完全完美,她成了會算計會作秀的女士,反倒提了很多查爾斯在成長經歷的痛苦、孤單與公益上的貢獻。

不過我覺得說黛安娜會算計好像也挺合理的,她會挑一些具有爭議性的公益,但往往博得報章雜誌的所有版面,她是一個很懂得利用媒體的女性,也是第一個懂得利用自身曝光度來幫助弱勢的女性,她是真的善良,但或許那場公益中,她的善意七分真三分假,她必須將話題牢牢攅在手掌心,因為她享受其中。
更有一說是她也曾想涉入政壇,但在有更多動作以前,就命喪巴黎地下道,雖然之前從未想過,但又覺得這個說法似乎不怎麼讓人意外,一位有著這麼有影響力的女性,怎麼可能沒想過碰政治?
黛安娜真的很懂得利用媒體,可惜最後卻也被媒體所摧毀,媒體就像兩面刃,它能幫助你打壓敵人,也能反過來傷害自己。黛安娜太懂得媒體要的話題、拍照的角度、以至於把媒體都寵壞了,曾有人說:「黛安娜對於媒體來說,就像是海洛因一樣。」一沾上,就成癮,因為只要是有關她的一切,就都能賣到好價錢。

看完全部影集,或許才讓我稍稍窺得黛安娜與查爾斯比較貼近現實的真相與面容。

他們倆都在缺乏愛的環境下長大,人民的注目與喝采其實是在幫助他們建立自信心。
查爾斯是,黛安娜也是,但事實是,黛安娜幾乎搶走了報導查爾斯的版面與話題,他們一趟出去,黛安娜的照片幾乎占了九成一上,查爾斯能忍受得了嗎?當然不!

這就不得不說,伊莉莎白是不是真的很不喜歡他的大兒子呢?
因為查爾斯在家族中根本沒什麼發言權,就連表態自己的意見也不太行,黛安娜做公益,但他明明也在做類似的事情,英國的報章雜誌卻幾乎沒消沒息,他這個王子的確當的很可憐。
又論黛安娜與他的個性迥然不同,黛安娜喜歡在鎂光燈下吸引目光,而查爾斯至始自終需要的一直都是一個站在幕後陪伴他的人,會鼓勵他、跟他分享馬術的對象,偏偏這些黛安娜都不喜歡也做不到,在這樣的情況下,查爾斯頻頻回去找卡蜜拉似乎也是情理之中,因為他在她的身邊得到認可與鼓勵,不用承受著母親覺得他懦弱不夠堅強的眼神。

但無論在怎麼情理之中依舊改變不了查爾斯就是渣男的既定印象(攤手

黛妃與查爾斯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