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靈 哈瑪特王的約定 1

與伊森分道揚鑣後,里跟著崎駿回到哈瑪特,哈瑪特也迎來了他們許久未歸的王后。

一切又回復正常與平靜。

照常理說應該是要這樣子發展,但里最近有些煩惱,那些煩惱是關於哈瑪特的王—崎駿,以前相處時崎駿幾乎已經如影隨形地跟在身邊,現在則又黏得更緊了。

早上起床睜開眼睛就會對上人馬的黑色眼眸,打獵的時候不管如何危險,哈瑪特的王堅持自己一定要趴在他背上一起出門,吃飯的時候那雙霸道的黑瞳也一直盯著,里覺得自己彷彿成了一塊肥肉,就連上廁所、洗澡時人馬都時時刻刻盯著他。

「崎駿,我覺得我需要一點私人空間。」里提著自己的褲子,有意識地捍衛最後一點隱私。

以往崎駿是個很好商量的人馬—至少對里來說很好商量,可這次崎駿卻繃著一張臉堅決不肯,「我要看著你。」

里滿臉黑線,轉過頭放棄爭取應有權利。

褪去衣物的身軀在人形的崎駿旁顯得格外嬌小,里的皮膚本來就白,回實驗室後幾乎沒怎麼曬太陽,皮膚又更白了,是幾近病態的蒼白,崎駿的眼神游移在伴侶身上,從脖子、肩胛骨、肋骨直至那總能令他血脈賁張的禁地,這些都是他的,黑色眼眸沉了沉,結實高大的身軀驀然站起身,走進河川走向正在洗澡的伴侶。

里才洗到一半,就被擁入人馬懷中,黑色人馬的心跳一下一下隨著緊貼的胸膛傳了過來,里覺得自己的背好像快燙傷了,被人馬的體溫以及那炙熱的情感所燙傷,他抽出手拍了拍對方環住自己的手臂:「崎駿好乖,先放手好不好,我這樣無法洗澡。」

身後的人馬不發一語,手卻環得更緊,一隻手輕輕地覆上里的肚子,用著很輕柔的力道摸著那平坦小腹。

里感受到肚子上的手撫摸得很小心很溫柔,眼神不禁暗了下來:「對不起。」

他不是故意要隱瞞這些事情,也不想看人馬露出這樣不安的表情。

生活在部落的每一天都是很美好的日子,美好到他捨不得放手,所以當他察覺穆拉薩刻意隱瞞伊森的事情後他才會如此焦慮,因為這代表陳坤生一行人行動了。

雖說如此心底卻還是抱有一絲奢望希望是自己想多了,或許我真的猜錯,或許伊森的孕育期真的就這麼久;但要是證實伊森真的消失,那下一個就該輪到自己了。

事實證明,一切如他所想。

里有個娃娃臉,看起來天真又神經大條,但其實那顆小小的腦袋裡想了很多,也懂很多。

他捨不得放手在部落生活的一切,但與崎駿相遇的當下,他就注定失去這一切。

他很認真的生活,認真度過每一天,就像是想將眼前一切都刻在心底,有朝一日想起時,至少問心無愧。

里早已想好接下來該怎麼面對未來的日子,想好要怎麼承受那痛苦的實驗手術,要說他的計劃裡唯一的插曲就屬崎駿居然放著哈瑪特不管前去救他。

看到關在鐵籠裡的黑色人馬時,他只覺得崩潰,腦中閃過無數次:「你為什麼在這裡!」

但最終脫口而出的卻是對他的思念。

這匹驕傲又強大的人馬居然因他而如此狼狽,也為了他放下部落。

崎駿我值得你付出這麼多嗎?

為什麼你可以這樣無條件信任我?

「為什麼道歉。」人馬獨特的低沉嗓音廝磨著青年耳際,聲音越溫柔,里就越愧疚:「因為我沒保住我們的孩子。」

「我說了,孩子再做就有了,而且這不是你的錯,是陳坤生的錯。」

「他派我去接近你。」

「你是身不由己。」

聽著人馬不斷幫自己找藉口,里的眼眶越發泛紅:「崎駿夠了,別再幫我說話。」

「我沒幫你說話,我是在陳述事實。」人馬說道:「我知道你多麼想要我的孩子,多麼喜歡我的部落也知道你承受了多大的壓力與悲傷。里,不要否認自己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裡。」

「我值得你這樣愛我嗎?」

「哈瑪特一生只有一個伴侶,而你是我選定的伴侶,當然值得。」

里的臉瞬間泛紅,這人馬平時衝動暴躁,怎麼這時候這麼會說甜言蜜語,甜得都快將他給淹沒。

「崎駿我們還能有孩子嗎?」里小心翼翼地問。

性感嗓音笑了幾聲,語氣比先前又更加曖昧與露骨:「穆拉薩樹靈給的植物我一直好好養著,果實也好好收著,但我想它現在應該很需要灌溉。」

回到主屋,崎駿拿出一袋由布料包起來的果實,紅色果實小巧可愛,雖然哈瑪特的王已經很小心收藏,但因為放置時間太久了,果實大多乾扁或者腐爛。

里挑了幾個還能吃的,直接地咬碎吞下。

這些果實能改變體質,讓身體自己產生類似卵子的東西與哈瑪特的精子結合,離開哈瑪特後吃果實的習慣就斷了,也不知道身子情況如何,還能不能再孕育。

不過顯然崎駿並不在意這一點,如果現在無法孕育,那就每天努力灌溉植物,讓它長出豐碩的果實,然後做到能孕育。

人馬橫抱起青年,腳在原地踏了幾下,下半身發出骨骼扭動的聲音,不一會兒功夫就轉為人馬之姿,垂在兩腿間的巨大性器早已豎立而起,崎駿踏著馬蹄來到小屋後門,霖給的植物就種在這兒,植物長得很好,已經有半個人高,不過因為缺乏水份灌溉有些葉子開始泛黃枯萎。

里的臉色又暗了下去。

「我的里總是滿臉笑容,散發出快樂的氣息。」鼻子對鼻子,崎駿露出陽剛又迷人的笑容:「里,笑一個吧。」

里愣愣地看著人馬,不由得笑道:「那你也別一臉不安了,我的崎駿很帥氣很霸道,總是驕傲地帶領戰士廝殺戰場。」

人馬收起笑容,少見地露出不安定的情緒:「但我怕我視線一離開,你又消失。」

青年搖了搖頭,溫柔地安撫人馬:「我回來了,再也不離開。就算有人強行帶我走,我也會盡所能抵抗讓你找到我。」

「說好了。」黑色人馬輕輕地道。

「我們說好了。所以就讓那些不安與悲傷留在這一刻吧,這些情緒不適合哈瑪特。」

「沒錯,的確不適合哈瑪特。」哈瑪特的王也承認,這樣不安太不像自己了。

青年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放下自己。

人這才一放下,里就竄到人馬身下叼住勃起馬屌,人馬有些好笑地退了一步然後坐下,好看到咬住馬陰莖的人類。

剛剛話還說得好好地,怎麼這麼會破壞氣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