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的世代

早些時候有幸聽過宋少卿演講,那次體驗後我便越來越欣賞這位要說藝人、相聲家還是演員呢,似乎無法用一個名詞去定義。
分享的影片雖然主要是替面白大丈夫打廣告做宣傳,但節目主持人可是端哥-李四端啊,想當然爾談話內容自是不會太淺白沒有內容。
然後我也才知道原來宋少卿收了一個徒弟,一名女弟子-巫明如,影片裡多多少少有帶到認識的過程以及宋少卿欣賞巫明如的地方。

千生好找,一丑難求

想想也對,放眼如今縱橫各電視上、電影的藝人,不是帥哥就是花美男,要再想舉出如卓別林、金凱瑞等這樣代表性的搞笑演員似乎屈指可數、了了無幾,更何況是女生。
瑞貝爾.威爾森應該算是新世代竄起的女丑,我認識她是從歌喉戰開始然後到與安海瑟威合作的詐騙女神,真的是一位一言一行都能讓人覺得有趣好笑的演員。

糟糕,似乎扯遠了,我們剛剛談到哪兒,啊是宋少卿來著。
一說到宋少卿就直覺想到相聲瓦舍,但有趣的是這次請他擔任指導的是漫材團體,依稀記得前一陣子有大概聊到我喜歡聽脫口秀、相聲、漫才等等,那時候不是很了解,如今好像可一說出那麼一點點不一樣了。
要說怎麼區分漫材與相聲,應該就是節奏不一樣,影片裡宋少卿略提到這點,明明相聲與漫才文化近200年歷史為何最近越來越多漫才團體逐一竄起,可能或多或少與現今時代有關吧,自賈伯斯創了Iphon後,從那一刻我們正式進入一個快速又高壓的時代社會,所有事情都要講求快速、有效率,所以我們對於事物的要求也越來越高,要求在短時間看到重點、短時間看到成效。

但反過頭來想,所有事物都想在短時間看到成效真的是好的嗎?

論政治領導人於國家的政績,短時間內建了某個藝術中心、活動中心、科學園區,然後呢?
如果這些建築是街道上的花草樹木,沒有被開拓的道路,那些花草又於野草野花有何區別?

論教育,要孩子在短時間內學會才藝、學科、將睜開眼睛的所有時間塞滿了他不感興趣的事物,但之後呢?
或許孩子成了資優生卻剝奪了享受童年與探索自己的權利,我有時候會想,這些生在這世代的孩子好辛苦,學了這麼多,卻連自己有沒有興趣都不知道。

李四端問了宋少卿,「相聲似乎比較不適合現代人的口味了,會不會有這個問題。」
宋少卿回:「我覺得是速度感,現在人要的速度感。聽相聲,可能花一分鐘鋪陳只為一個笑點,聽漫才,三十秒或者四十秒就丟一個給你。」
簡單來說,大家都不想等,因為我們被養成了甚麼都講求快速的胃口,不夠快速或者太生澀難懂的要花腦子思考的事物很快就會被人放棄,反之yt上許多小短片或者感覺有趣很鬧的貼文是一直瘋狂轉載。

美食記者-王瑞瑤也曾提過,「我覺得很納悶,我花的這麼多時間找美食的歷史、資料就是想給觀眾呈現最正確的有趣美食,但點閱率卻不及"婦仇者廚房"裡那些分享失敗料理的貼文。」

這些種種一直都在點出我們對於資訊吸收的淺盤化,短暫的好笑與片段資訊只會讓我們的腦子越來越淺,越來越笨。
唉呦,我用了這個詞似乎太犀利了,因為我把我自己也罵進去了(等等
但我覺得這句話說的有理,因為真的有感
像是覺得自己寫的內容太淺總無法深入或者想法短視無法深遠一點,我指得是人生規劃那一部分
頓時才察覺,我將太多太多時間花費在那些所謂的短片上頭。

說道這兒,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台劇-鏡子森林

鏡子森林雖然也不是很長,但卻能明顯分出記者-高明的心境變化,在此就不多言,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吧~
總而言之鏡子森林主要說的是記者生態,什麼是好記者,好報導,什麼又是優質新聞?
裡面要面對的現實面很多,可能高官壓力、觀眾點閱率、公司營運等等
劇情裡面談了很多,真的很有趣~

大致上就是這樣子了吧
突然憤世忌俗了起,越說越激動了XDDDD

快速的世代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