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自今

「你昨天倒是偷聽的很快活嘛。」看到對方大大的黑眼圈,他不屑地嘖了一聲,還不忘對給對方一個凶惡的眼神。…「好說!好說!」他馬上低下頭,知道理虧尷尬的笑著。

「全部聽完?」他挑眉,喝著熱茶,清清楚楚看到身旁的人臉立刻黑了一半。

「應該的!應該的!」他繼續說。 

下一秒,某位畫師首當其衝發難,一把翻了椅子:「你個熊奶奶的,還應該!我最應該就是先把你這無恥的傢伙轟出去…哎呦!痛痛痛啊」 剛剛火氣不小心太大,一個太激動馬上牽扯到昨天容納東西的地方,痛到他差點掉下眼淚。

「小心一點,我等一下再給你燒熱水你去泡泡好好休息。」陸倪貼心的扶著李莫言說道。

「你個熊奶奶的,就不要讓我有機會,畫你跟你妻子的春光。」居然敢偷聽,要不是身體不舒服早揍下去了。平時沒罵髒話的他,現在一口氣全抒發出來。

「別ㄚ!我下次不敢了。」齊納馬上下跪,昨日的威嚴像是一長春秋大夢毫無蹤跡。

「我會再讓你又下次了?」 

「不會!不會!」還有下次?他怕命不夠賠啊。

「我下次幫你選好時間,你只要在那裡等就好了。」陸倪甚至下井落石。

齊納臉這個黑了,老爺子啊,耍人也不這麼個耍法,這樣是會死人的。

「我會替別幫你選新婚那一夜的。」 一聲慘叫劃破了那一天的好天氣,不知情的路人驚恐的看的蔚藍的天空,神龍降臨了!神龍降臨了! 

但愉快的氣氛沒持續多久,李莫言他家的們又再次被人給撞開,衝進裡面的全是朝廷裡的提轄,各個威武壯碩一見到陸倪二話不說就是抓人。

李莫言整個人就是僵在一旁,最後,從門後走出來的人才真正讓他絕望。

「罪惡之人,陸倪,皇上有令,將極最罪惡之人立即逮捕。」 中書令的話重擊李莫言。 

令一下完,提轄就是要將人抓走。

「陸倪!」李莫言想要阻止,卻被提轄視為攻擊的行為也一同被綁上繩子。 

此時,齊納怒喝,聲音又重新染上他說不出的威嚴:「放肆!吾等之人是你們可以這樣隨便無理的嗎?你們將紀律放在哪裡了!」 中書令看清楚眼言的人,惶恐道:「恕在下有眼不識泰山,沒能認出朱炎殿下的尊容。來人,還不快放手!」

李莫言天到齊納的本名愣了一下:「你不叫作齊納…你就叫做朱炎?」

沒有回應李莫言的問題,朱炎又是一聲喝令:「他是吾的摯友,吾令你撤掉的他身上的繩子。」 雖然中書令有所遲疑,但還是撤掉了李莫言身上的繩子。

「陸倪!」原本向跑去陸倪哪,但卻被朱炎及時攔住。

「放開我!你放開我!你騙我,你不是齊納,你接近我們到底又什麼意圖,你還能怎麼樣的打擊我。」好不容易戀情終於開花結果,但卻再第二天硬是被人毀掉,那之前這麼難過又這麼煎熬算什麼。 

看身旁的人已經接近歇思底里的狀態,朱炎不僅也急了,「我沒騙你,齊納是我的乳名,我沒有騙你們。我是皇上的遠房堂兄 ,但是我對你們沒有意圖,我只是單純喜歡你的畫作。」

「我不管,放開我!我叫你放開我!難道皇上已經昏庸無能到分不清楚什麼是小人與君子了嗎?這算是什麼皇上,蒼天還有道嗎?」 

「無理!」中書令怒斥:「在如此口無遮攔,你也同罪。」

「齊納。」他看向朱炎,朱炎只是搖頭:「就算我是皇上的堂兄也沒有那個資格。」

「齊納…」

「李莫言,你給我冷靜!」一向淡定的陸倪竟大聲怒斥,臉上佈上淡淡的紅,說明了主人情緒有多激動:「不要像小孩子一樣無理取鬧。知不知羞恥,你不要,我可還要。」

「陸倪!」他最後只能滑落地上,眼睜睜看著陸倪被帶走。

不忍心看到李莫言這麼心痛的模樣,朱炎安慰的拍著他:「放心,我會盡我所能試著救陸倪,你不要哭了,這樣子多難看。」 哭?誰在哭了? 他眼前一片模糊,然後他認了。

對!他就是哭了,他就是想哭,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他就是要哭,他失去了得來不易的愛人,為什麼他沒資格哭! 他沒有去管朱炎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也沒有特別留意他離開時說了什麼,他只是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在也哭不出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