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祭司 所謂的祭司 4

正當他們還想繼續深談下去,身著白色祭司袍的哈佐匆匆朝他們走來,「父親等你許久了,你居然在這裡聊天?」

「大祭司只讓我入宮等候,從未明說說要在哪裡等。」

哈佐最厭惡的就是這個語氣,彷彿所有一切於拉希姆來說都不重要。站在一旁的奧克斯自然知道現在並不是適合聊天的時候,便說了句:「結束後,我再去找你。」爾後轉身離去。

「你還不換上袍子嗎?」見拉希姆接過自己拋過去的祭司袍,卻遲遲未換上,哈佐催促道:「下午的祝禱儀式快開始了。」

「我不覺得身上這件袍子,會比你給我的這件粗劣,」哈佐定眼一看,拉希姆身著的白袍果真是祝禱用的祭司服,他早就知道大祭司傳他回來的用意了。

「走吧。」拉希姆瞇起眼睛,語氣猶如燦爛奪目的日陽,讓哈佐睜不開眼。

 

一群人聚集在波斯王的寢室裡,因為他們得知了一個令人擔憂的事實。

「夢占、臟卜以及星占出來的結果都一樣,光明神傳達的意思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

「大祭司看過了?」

「當然,這就是他親自解卜的成果。」

大祭司——奧諾梅當的到來讓這陣竊竊私語停了下來,但緊接著拉希姆的現身又再度讓眾人竊竊私語。

奧諾梅當向眾人打完招呼後,向躺在床上的波斯王行跪禮,接著才走到一旁已放置好經典的位置開始進行祝禱,哈佐與拉希姆也跟隨在一旁。

奧諾梅當的聲音有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魅力,方才還紛紛擾擾的空間不知何時竟以安靜,獨剩他那低沈如魯特琴般的嗓音迴盪在眾人之間,躺在華麗床榻上的波斯王鬆開了緊皺的眉頭,所有精神與注意力都係在了祝禱的聲音上,好似暫時屏棄了病痛與恐懼,卸下王者姿態,只是一個無助又虔誠的孩子。

波斯王拉住了奧諾梅當的袍子。善戰的勇猛戰士在經歷了生死攸關的戰事,與死亡相伴至今,直至他登上帝國之王,如今時間帶走了他那如雄鷹般的體力與智慧,只剩佝僂駝背的單薄身子,以及綴滿了憂慮的眼目。

奧諾梅當輕輕握住滿是皺紋的手,「我親愛的波斯王,請放寬您的憂慮與恐懼吧,我將盡一切所能盡力祝禱,乞求光明神賜予您永生。」

波斯王卻說,「我知道我的生命已快到盡頭,我只求你的祝禱能幫助我順利通過欽瓦特橋。」

「我保證迎接您的,將會是欽瓦特橋的三位守護神,他們會用仁慈又溫暖的手來擁抱您,偉大的波斯王。」

「你一向很會說話,而你說的話也都會成真。所以我相信你。」

奧諾梅當低聲說道:「我不會辜負您對我的信任。」

「血祭一事,準備的如何?」帝國近年來的戰事、乾旱與蟲害,使得帝國民不聊生、生靈塗炭,他可以做的事情已不多,血祭是他唯一能在有限的時間裡替人民做的事情。

「祭典上的祭品已經選定,都是經過培訓的完美活祭品。偉大的波斯王啊,人民會因為您的仁慈而親吻您的腳趾的。」

「但願光明神看到了我的虔誠,會賜福於波斯。」奧諾梅當親吻了波斯王的手指,「一定會的。」

 

祝禱結束,拉希姆跟隨著奧諾梅當的步伐離開了波斯王的寢殿,「你這一路上還好嗎?」

突如其來的關心讓拉希姆遲疑了片刻,「你讓我匆匆趕回來,只是為了問我路途上是否勞累?」

「當然不,我讓你回來是因為你跟我約定的時間已到。」奧諾梅當驟然停下腳步,聲音散發出了威嚴與壓力:「我不可能放任你隻身在外,破壞了家族的規矩與傳承。」

「身為家族之恥,我從未想過你會如此重視我說過的承諾。」

「即便你辜負了家族對你的培訓,但命運會讓你走回注定好的道路上,這次的血祭是一個很好的起始點,讓你真正了解大祭司的職責。」

「你為何不要放棄投注在我身上的努力,既而轉向栽培哈佐呢,他的意志比我堅定。」

聽到自己的名字,哈佐豎起了耳朵。

「我們回去再談這件事。」大祭司似乎並不想在此處談論這個話題,他讓拉希姆先回去宅邸,剩餘了事情晚上再說。

拉希姆剛回到宅邸淨身,德爾蘇紀便帶來了某人想與他私下見面的消息。

夕陽如光球掉入地平線之下,璀璨星空在耀眼奪目的蘇薩城下也顯得黯然失色,燈火通明的大街上充斥著形形色色的人群以及香氣,拉希姆選擇了一件淺藍色的外出袍,便融入人聲鼎沸的街道。

最後他來到一個幽暗的巷子,敲響木門,巷內腐敗的木門嘎嘎地發出刺耳聲音,出來迎接的是一名年邁的老嫗,她引領拉希姆走過一間又一間散發著淫靡紊亂氣息的空間,直到停在屋內最深處的房門口,用顫抖無力的手敲了幾下。

房內只點上了幾隻劣質的油燈,卻難掩對方身著的華服光彩,拉希姆行了跪禮:「薛西斯二世殿下。」

「很高興你依約前來。」薛西斯二世拉下了帽子露出面容,搖曳的燭光將那英俊的面容勾勒出一條模糊的線條。

「殿下找我有什麼事呢?」

「只是想跟朋友敘敘舊而已。」薛西斯二世將守衛留在了門外,房間內只剩他與拉希姆倆人,他將盛滿了葡萄酒的杯子推到了拉希姆面前,杯內的液體隨著動作而晃動。「拉希姆,幫我解夢吧。」

「我已經許久未替人解夢了,殿下為何不尋求夢占祭司的幫助?」

「因爲這只不過是一個很有趣的夢境,很適合當作我們許久未見的開場話題。」

拉希姆敵不過薛西斯二世的要求,只能問道:「殿下,你最近做了什麼夢?」

「我夢到我母親懷孕,她的羊水從腿間流出,並且淹過了整個波斯,天上有著倉皇逃離的鳥禽,陸地上的生物則無一倖免。這是什麼意思?」

「這代表您一定會當上波斯王。」看著薛西斯二世沒有一絲波瀾的面容,拉希姆解讀道。「您讓其他人知道您做的這個夢了嗎?」

「大祭司跟你說了一樣的話。」

「殿下,您在考驗我?」

「別說的這麼難聽,我只是讓你知道你做了最正確的選擇。」

薛西斯二世在他離去前,說道:「我沒想過你會送禮,雖然驚訝但我挺喜歡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