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祭司 所謂的祭司 3

波斯帝國擁有五個首都,最遠的北方開始分別是埃克巴坦納、巴比倫、蘇薩、帕薩加爾達以及波斯波利斯。

雖說帝國的創始者——居魯士大帝將首都定於蘇薩,但隨著爭戰開拓國土,居魯士大帝又將其首都移至帕薩加爾德,最後長眠於此。而數代之後的繼任者–—大流士一世為了樹立自身的豐功偉業,不再屈身於居魯士大帝所開創的餘蔭底下,因而再度遷移首度,並收羅了世上最華美無比的建材及各國頂尖工匠,建造了耀眼奪目的波斯波利斯宮殿,也因為此舉,波斯波利斯宮殿成了波斯帝國最強盛時期的象徵。

拉希姆在接受成年禮之後,便獨自一人移居至位於波斯波利斯,雖然也是首都之一,但距離波斯王所在的蘇薩仍需要三天路程,拉希姆在收到大祭司來信的當下,便收拾了行囊,帶著德爾蘇紀上路。晨曦之後的毒辣烈日好似扎根在土壤裡的草木花朵,不斷奪去他們體內水份,隨風颳起的沙子更是刺痛了眼目模糊視線,拉希姆不得不拉起披風阻擋紛飛的金色細沙,然而行進的速度並沒有因為高溫而拖慢腳步,他們還是趕在三天內抵達了蘇薩。

「很高興我回來的時候還能再見到你。」回到宅邸的拉希姆看見長年服侍的老管家站在廊廳等候,他還未來得及拍散身上的塵沙,白髮蒼顏的老管家便高興地上前輕吻了覆蓋著白布的臉龐。

「即便我沒踏上欽瓦特橋,如若你一輩子都不願再踏進宅邸,我們也沒有見面的機會。」老管家見到後方牽引馬匹的德爾蘇紀,問到:「德爾蘇紀有好好地服侍你嗎?」

「有的。他是你親手培育出來的管家,自然把一切都打點的很完美。」儘管風塵僕僕趕了三天路,拉希姆的白袍仍乾淨地不可思議。

老管家在短短的時間裡與他訴說了宅邸裡的近況,好比他離開的這幾年,大祭司又娶了幾名妾室,多了一些弟妹。

「聽起來,母親這幾年似乎過的不快樂。」

「自從你離開後,女主人再也沒有露出如朝陽般的笑容。」老管家道:「女主人正在中庭等你。」

「或者是等著能讓她重新入大祭司眼的機會。」拉希姆自然知道母親的處境在家裡有多艱困,也知道大祭司因為他那年做的決定,與母親的互動會有多糟糕,不然為何這幾年妾室陸續誕下孩子,唯獨母親沒有動靜。

佈滿了馬賽克地磚的長廊上刻畫了許多色彩斑斕的植物圖騰,拉希姆立刻從一片翠綠中尋得一抹讓人無法忽視的深藍,身著一襲藍色長袍的女性正倚靠在椅子上。他走了果去並摘下覆蓋住面容的白布,爾後在女性臉頰旁親了一下:「我收到大祭司的信,所以趕回來了。」

「你應該稱呼父親,而非大祭司。」拉希姆的母親––魯達貝有著一雙深邃美麗的深綠色眼目,潔白的肌膚在藍袍的映襯下顯得更加白皙,身為魯達貝之子的拉希姆更是完美地承襲了母親的美貌。如若魯塔貝的美是點綴華服上的珠寶黃金,拉希姆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一柄綴滿珠寶的銳利小刀,耀眼奪目卻也鋒利危險,凡是被他容貌吸引而靠近之人,一不小心便會被他的鋒芒所傷。

「我讓廚房準備了小麥餅及你最愛吃的水果蛋糕。」魯塔貝開起了一個輕鬆的話題,似乎想藉此機會在拉希姆身上找尋小時候的身影。然而拉希姆卻像是佇立在岸邊的旅人,單純欣賞美麗風景,而非跳入景中成為畫面的一部分。

「我已經許久不吃甜食了。但我喜歡酒,或許大祭司願意分享珍藏的葡萄酒。」

「我讓廚房準備––」

「讓廚房直接送到我房間吧。」有著綠色美目的青年露出一線白牙,一切禮儀與應對仍舊介於有禮與無禮之間,強迫結束的話題更恰如夕陽迅速沒入雲翳,怎麼樣都留不住。最後魯貝塔只好傳喚了自己的貼身女奴,已張羅晚餐為名,採著優雅的步伐離開拉希姆的視線。

「怎麼只有您一人?」適時出現的德爾蘇紀手上捧了一盤水果蛋糕,蛋糕上擺滿了新鮮果乾,「老管家怕您因為旅途勞累,讓我拿了一些水果蛋糕來。不過我記得您已經許久不吃蛋糕了。」

沒想到拉希姆卻慢悠悠地坐上椅子,接過德爾蘇紀手上的糕點,悠閒地吃了起來,但吃沒幾口卻皺起好看的眉頭:「以前我怎麼會這麼愛吃這種甜食?」

「因為老管家也愛吃。他總會再您被大祭司責罰時,偷偷分一些給您。」自小在老管家身邊學習的德爾蘇紀清楚記得十數年前的場景,他是老管家特意培育給拉希姆的管家,不論拉希姆大人身在何處,總能有完美又妥善的服務。

消化一塊蛋糕並沒有花費拉希姆多少時間,但他卻在長廊坐了許久,直到日陽與月輪交替,宅邸點上了燭火燈光,才回房休息。

隔日,拉希姆整理好服裝儀容便早早入宮,他的出現立刻引起了小騷動,畢竟所有人對於大祭司家族數十年前發生的醜聞略有耳聞,醜聞中的主角突然出現在眼前,自然容易引起注意。拉希姆進宮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波斯宮,最後才傳入三皇子––奧克斯耳中,他幾乎是丟下手中的畫具,簡單套上紫紅色大袍就跑到接待大廳,而那名離開多年的青年真的就與其他要一起面見波斯王的朝臣們站在一起。

大臣們見到奧克斯的道來,也沒見多少人行禮,只有拉希姆朝他點頭。

「你回來怎麼不跟我說。」以前大祭司來宮裡祝禱處理公事之時,孩提時的拉希姆便是他最好的玩伴,但自從拉希姆成年禮之後,他們整整十年再也未見過面。

「因為接到大祭司的消息後,匆匆上路,未來得及寫信給你。」

「沒想到大祭司居然傳消息讓你回來。我以為自從……」意識到眾人的視線逐漸朝自己靠攏,奧克斯立刻閉上了嘴巴,拖著拉希姆離開大廳:「我以為自從你拒絕承襲大祭司的職位後,大祭司便打算培養佐哈接替你的位置。」哈佐是大祭司寵妾所生的孩子,雖然地位不比拉希姆,卻也是最適合接替的人選。

所有人都知道大祭司的職位是世襲,由嫡子傳承,拉希姆學習的所有一切都奠定在成為大祭司之上,沒有人料到他會突然改變既定的命運。曾有謠言指出拉希姆是因為恐懼於家族代代流傳下來的傳言,才會拒絕被安排好的道路。

「他並沒有承接大祭司的才能。」曾與之一同學習的拉希姆自然知道哈佐的能力,他或許可以成為一名優秀的麻格––執行聖火與祭祀的工作,卻無法成為專為帝國占卜未來及祝禱的大祭司。

「可是你又不想承襲大祭司,為何要回來?」奧克斯總是很能捉住問題核心,即使是亂一團絲線,也能從中尋得線頭。 「因為我是波斯的子民,遵從大祭司與服侍波斯王是子民的義務。」拉希姆給了一個完美卻無法讓奧克斯信服的理由,要是眼前的青年真的如此虔誠並且忠心,拒絕承襲大祭司職務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