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祭司 所謂的祭司 1

拉希姆一行人穿過金色城門後便筆直地往一棟特別華美的建築方向前去,事後達米安才知道那是拉希姆工作的地方。

風塵僕僕回到首都的綠眼青年,先是交代了此次前去勘查的修繕進度,又拉著一列人馬往另一個方向走去,那些吸引達米安的繁榮景色逐漸褪去,他們來到距離波斯波利斯有段距離的領地,雖然沒有首都那般華麗與驚艷,但仍可以看出來這塊領地被治理得有條有理。

最後他們停在一棟雄偉的建築前,建築前停了幾匹健壯的駿馬跟幾名等待的隨從,達米安還未來得及收回視線,跳下馬匹的侍衛便打開關押他們的車籠,強硬奪去縮在他懷裡的男孩。

「達米安!」哲羅姆失控地尖叫道,儘管用盡了力氣反抗,達米安仍再次看著哲羅姆自手中被人奪走,而他的掙扎與抗拒也替自己引來暴力壓制。

壓在身上的男人似乎對他說了什麼,達米安只大概知道是要他安靜別反抗的意思,但他怎麼可能安靜讓他們拉走哲羅姆。

「這就是您執意要帶回來的結果。」看著失控吵鬧的一切,這與德爾蘇紀預想安靜將人送進宮裡簡直天差地別,他已經看到守衛門廊的侍衛正眨著好奇的目光,伸長了脖子,一探究竟。

拉希姆聽聞騷動僅是輕輕一瞥,「我以為你會喜歡看見他如此有活力,這代表你有段時間可以不用花心思再幫我找新奴隸。」隨意交代了達米安的去處後,他便拍了拍袍子上的灰塵,邁開步伐準備進入宮內。

「你們到底要將哲羅姆送去哪裡?」眼見青年即將離開自己的視線,達米安不顧一切掙扎著想抓住拉希姆,然而在即將揪住那襲乾淨白袍的剎那,他還是被飛撲上來的侍衛重新重壓在地,身體的痛楚並沒有減低了達米安音量,然而拉希姆卻只是靜靜地任由他咆哮,並沒有給予回應。

達米安突然意識到或許對方根本聽不懂希臘語,因為當初拉希姆在刑場上質問尤里西斯時,也是經由德爾蘇紀翻譯,才能與之對談。

過了片刻,像是看膩了達米安的舉動,拉希姆才開口:「我只會以波斯語與你交談,因為此刻你踩在波斯國土之上。」

達米安吃力地弄懂從拉希姆嘴裡蹦出的單字,正當他理解到一半,他突然聽到眼前的男子說道:「與其擔心他去哪裡,何不多擔心自己的遭遇,或許我會因為你的魯莽而找一群男人幹死你。」

這一刻達米安錯愕地抬頭,看到拉希姆低垂著眼注視著他。

彷彿剛剛粗俗又齷齪的言語並非來自眼前美麗的青年。

但緊接著他意識到自己犯了個大錯,而拉希姆勾起了嘴角:「你果然聽得懂。」

「我沒假裝聽不懂。」達米安第一次用生澀的波斯語回應。

「真是太有趣了,你還會用生硬又生澀的聲音說我們的語言。」但有著綠色美目的主人顯然一點都不驚訝。「雖然此時我的耐心比往日多了一些,卻不代表能一直耐心下去。你是要在此將我所有耐心耗盡,然後將你分屍,還是你想留下小命,去馬廄工作?」

達米安當然是選擇留下性命,因為他還有很多要釐清的事情。

看出眼前的壯奴已做出決定,拉希姆用鞋尖頂起達米安的下巴:「既然做出了選擇,就安靜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隨著拉希姆遠去,取而代之的是德爾蘇紀站到達米安面前。

將他從市集買來的男人帶著達米安繞到宅邸的後側,從奴隸專屬小門進入室內,那是一個冒著熱氣的空間,許多穿著簡單布料的女性在裡面忙進忙出,廚房中間有張能用來桿麵團以及備菜的大石桌,右側則有兩座大烤爐,以及燉鍋,燉鍋裡不知燉煮著什麼,那令人垂涎的香氣引得達米安肚子不斷發出聲響,他已經許久沒好好吃一頓飯,但他也只能用眼睛品嘗那些佳餚,因為很快地,他們便離開了廚房,移動到他未來該工作的地方––馬廄。

方才的食物香氣被撲鼻而來的惡臭所取代,一名略為年邁的男性看見德爾蘇紀的身影,便主動放下手中工作走向他們,「他是拉希姆大人新買的奴隸,被分配到這裡工作。」

男性發出嗚嗚聲音,朝著他們比劃了一下,德爾蘇紀又道:「先讓他做一些挖馬糞的工作,之後你再慢慢教他其他事情。」

男性點頭表示明白,自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任何一個單字,達米安上下打量著對方,而德爾蘇紀也發現他的視線。

「佩特朗在馬廄裡工作最久,負責照顧拉希姆大人的愛馬,也負責管理這裡一切瑣事。」

露出憨笑地佩特朗像極了有著黃色毛髮的大犬, 馬廄裡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名少年忙著挖馬糞,達米安跟隨著佩特朗的步伐走進廄內,裡面總共有三匹馬,「這匹便是拉希姆大人的愛馬––拉赫什。」

通體雪白的駿馬確實讓達米安聯想上了拉希姆的一襲白袍,馬腿精壯,馬毛通亮,佩特朗將這匹馬照料得非常好,即便只是看上一眼也能知曉照顧者在這上面花了多少心思。

「跟我來。」德爾蘇紀又領著達米安來到一間窄小的房內,房間內乾淨清爽,有幾張床舖以及桌子,看得出來靠窗的位置已有人使用,「這裡是你以後睡覺的地方。看到右前方的空地了嗎?」

達米安看向窗外,在高大的綠牆內的確有塊舖著石磚的空地,「拉希姆大人每三天會命人將乾淨的水運至那裡,你們自己抓好時間淨洗。如果沒有淨洗,就別出現在拉希姆大人面前,他厭棄任何惡臭。」

說到這裡,達米安理解了一件事,他未來的主人愛乾淨,連帶著底下的奴隸也能享受三天就能淨洗一次的待遇。

「至於用餐時間,你們可以到大廚房拿食物。等等會有人把乾淨的衣服拿過來,你必須將衣服換上之後才能離開。」語氣裡的厭惡猶如宅邸的門面那樣清楚易懂。

又不是我自願穿著破布,達米安忍不住扯著身下散發出惡臭的黃布。不論身在何處,他身上的衣物總遭人嫌棄。

「我以為你很討厭我。」其實德爾蘇紀大可不必跟他交代這麼多事情,達米安沒忘記在奴隸群裡,他有多麼想要奪去他的性命。

「若你能不惹事,且安分守己,我不是不能留一個位置給你。」

「我只想知道你們會將哲羅姆送去何處。」

「他會去世間上最尊貴的去處。」

聽聞德爾蘇紀的答覆,達米安知道自己保護哲羅姆的任務算是告一段落了。有著精緻面孔的男孩將去最適合他生存的環境,也是達米安愛莫能助的地方,「如果哲羅姆已經注定前往的地方,為何還要帶上我?」

「因為拉希姆大人的命令。」

「所以你才會站在這裡友善地與我交談。」

德爾蘇紀因為達米安的一席話而沉默,眼前的青年並不如表象般無知,「你很聰明。但我希望你在拉希姆大人面前能不展現自己的聰明。」

「為何?」

「你不知道自己往後將要承受什麼,若能避開拉希姆大人的視線與注意,或許你能在宅邸裡安靜地待到離開的年齡,然後被放出去,找尋新的主人。」

這話聽起來,好像德爾蘇紀並不希望達米安引起拉希姆的關注,同時也透露著一件事––拉希姆似乎有著不為人知且不該讓人知道的興趣。然而達米安卻一點都不感到意外,皇族親貴看似華麗優雅,實質上內裡有多汙穢或者有多淫靡又有誰不知曉。當站的位置越高,便要承受越大的壓力,而發洩壓力的方式往往讓人意想不到地荒誕或者血腥,達米安已從眼前男子話語中,嗅得一絲危險氣息。

禁慾的波斯在關上繁重大門之後,展現在眼前的花園又該有多糜爛情色與瘋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