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旅行

奧羅拉所著的小島充斥著許多氣味,來自蔚藍海水、來自剛出爐的可頌、來自旅客身上的體味,那是一座很小的島嶼,但每天都有不同的氣味。

奧羅拉有個很敏銳的鼻子,能聞出每個人所散發出來的味道。

好比小吉米,總帶著牛乳的香氣與墨香;好比住在前巷口的蘇菲太太,總披著小麥香與蜜糖的甜味。

「嗨,唐納先生。」店舖的門鈴聲響起,奧羅拉立刻打起了精神,「真稀奇,你居然會來這裡。有什麼是我可以替你服務的嗎?」

穿著乾淨襯衫的唐納先生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小玻璃瓶,瓶裡的液體早已乾枯,但奧羅拉仍能聞出悠悠香氣,因為她有個很敏銳的鼻子。

「我知道這是一個困難的要求,但我希望你能幫我配出這個瓶子裡的香水。」

「唐納先生,你真的是太為難我了。」奧羅拉露出了苦惱的表情,她是這個小鎮裡的調香師,曾替人調配出屬於那個人的香氣,也曾從眾多香水中挑出一款最適合客人的氣味,但她卻未曾單憑著一瓶只剩氣味的瓶子,調配出瓶中原有的香水。「或者我可以找出類似的氣味?」

唐納為難地搖頭。「這是我要送人的。」

「不然請你提供一些線索吧,至少讓我有跡可循,像是香水出產自哪裡?是什麼調性?這會方便我調閱資料庫。」

唐納想了想,爾後道:「香水來自於馬諾德,我的家鄉。但我不確定它是什麼調性。」

奧羅拉從木架上抽出兩罐小小的玻璃瓶,朝著試紙輕輕一噴,爾後分別將花果調性與木質調性的試紙遞到唐納面前,「唐納先生記憶中的味道比較偏向哪種呢?」

唐納抱歉地笑道:「這兩個味道都不像,如果找不到的話也沒關係,很抱歉我提了一個困難又無理的要求。」

「不會啦,我會朝著提供的方向,盡力去找找看。「奧羅拉一邊將小瓶子放回原位,一邊閒聊道:「唐納先生要送禮的對象是女性嗎?」若能了解收禮者,也能幫助他更快鎖定方向。

「不是,他是我的一個好兄弟。」

奧羅拉喔了一聲,默默將心中列了一長串名單中圈出——古龍水,這個單字。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我們是鄰居,」唐納像是想起什麼,露出一個很淺的笑容,奧羅拉第一次看到這位充滿神秘色彩的大叔,露出帶有落寞神情的弧度。

「唐納先生的故鄉是怎麼樣的一個地方?」或許是被那憂鬱的眼神所吸引,奧羅拉開始對那個名為馬諾德的小鎮引起興趣。

「那是一個跟這裡很像的小鎮,依靠在海岸邊。馬諾德盛產煤礦,所以小鎮的男性大多在礦坑工作,晚上則是在酒吧放鬆吃著煙燻過的培根,啤酒、菸草、辛香料以及乾木材的氣味,幾乎可以說是我對於家鄉的印象。」

「是個很迷人的地方呢。」奧羅拉不自覺地說道。

「沒錯,那是一個很棒的地方。」唐納從口袋掏出了一些紙鈔,當作訂金,「我大概什麼時候再來比較合適?」

「下週一。」雖然她不確定自己到底找不找得到那款香水。

送走唐納之後,奧羅拉開始了一連串的試香,調閱了資料庫裡的所有資料,卻找不到任何一支與唐納手中相似的氣味。

要放棄嗎?

夜深人靜的夜晚,奧羅拉的面前擺放了許多玻璃瓶以及筆記,她苦惱地攤在椅子上,仰望泛黃的天花板,不知為何,她想起了唐納先生的聲音,想起他形容的小鎮。

一個星期後,唐納如約定時間前來,而奧羅拉的確交出一支香水,當她與唐納解釋了這支香水後,唐納滿意地收下了小瓶子,並與奧羅拉道謝。

 

隔幾天,唐納帶著一手啤酒與來到海岸邊,席地坐在樹蔭底下。

接著他掏出一個打火機放在身旁,又掏出了從奧羅拉手裡接收的作品。

最後的最後,奧羅拉還是沒有找到唐納手上的那支香,但她卻配出了另一個名為「喀斯特」的古龍水。

唐納朝著空氣噴了幾下,空氣中有著淡淡的屬於海水的氣味,並且散發著辛香料、乾木柴以及隱微飄渺的煙燻氣息。

「夥伴,我帶了家鄉給你。」

不是花香、果香,也不是木香,因為馬諾德盛產黑煤,所以奧羅拉便以礦物為主調配置了一款,專屬於唐納記憶中家鄉的氣味。

 

「祝你旅行愉快。」唐納露出一線白牙,隨後舉起啤酒朝天空致敬。

香水、旅行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