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祭司 私自準備的禮物

回棚後,拉希姆質問便如午後大雨來得又急又猛,亞度尼斯只能顫抖地跪在地上承受自青年身上傾瀉而下的壓力。

「亞度尼斯,回答我,你是否真的下放權力給奴隸,所以導致這場鬧劇,也因此延後的道路修繕的進度。」

跪在地上的貴族之子慘白了一張臉,因為他明白若此時實話實說,要面臨的就不會只是無形怒火這麼簡單。

幸而德爾蘇紀在亞度尼斯快頂不住壓力時出手相救,說道:「這場鬧劇只是意外,只是奴隸間的權力鬥爭與猜忌謊言。」

他沒有把真相全說,只是選擇了適合的說給拉希姆聽。

「如果達米安沒有縱火,為何要承受不屬於他的責難?」犀利的目光墜落在德爾蘇記身上,他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他很怕拉希姆問有關達米安的一切,因為這代表他對他感興趣。

「或許是因為那名男孩。」

「哪名男孩?」

亞度尼斯忽視了德爾蘇紀的眼神,因為他要服從的人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拉希姆,「德爾蘇紀想要獻給大人的禮物。」

拉希姆看向德爾蘇紀,他只能承認,將自己的規劃攤在青年面前:「我想將這名男孩已您的名義送給薛西斯二世殿下。」

「他們彼此之間有何關聯?」

「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在被奴役的旅途中互相保護,具男孩所言,達米安將他視為逝去的親兄弟,所以特別照顧。」亞度尼斯基乎迫不及待地將知道的所有一切攤在拉希姆面前。

身穿白袍的青年安靜了下來,爾後問道:「男孩呢?」

「關在地牢裡。」

哲羅姆因為拉希姆的一句話又被帶進棚子,像個珍奇異獸任由面前三名男性打量自己。

拉希姆只是看半晌,低聲說道:「他應該會喜歡。」

德爾蘇紀很意外拉希姆這麼快就接受了他私自的決定。

「把他的身子養好,既然要進貢給殿下,自然不能讓他身上出現半點瘀青與傷痕。」拉希姆說道:「幾日後,他與被關押起來的奴隸將跟我一同回去波斯波利斯。」

這就是德爾蘇紀最害怕聽到的話。

「大人,我覺得這不適合。」他是唯一知道拉希姆特殊嗜好的人,這也是他極力欲除去達米安的原因。

沒想到拉希姆卻壓低了嗓音,彷彿褪去日陽而冷如寒冰的黑夜,「我已經收下你私自準備的禮物了,德爾蘇紀。我想我有權利再多帶一個,而且我也怕你送給我的禮物半路自盡,或許我該留一個保障在身邊,威脅他不能做一些辜負你努力的事情。」

如此暴力又明白的要脅讓德爾蘇紀知道,有關達米安去留的問題已沒有轉圜餘地。

拉希姆遣走了在場的所有人,包含幸運免於責難的亞度尼斯。

當光明神再次拖曳著綴滿星子的大袍從天空中輕拂而過,當所有人都陷入沈睡,大地陷入幽暗,失眠已久的拉希姆難得擁有了極好的睡眠。因為困擾已久的夢境有了新的變化,夢境中,手握麻繩的拉希姆終於擒獲了那隻引起風暴的黑鷹,然後將他死死握在手中,再也難以展翅高飛。

幾日後,達米安便跟隨著拉希姆一行人前往波斯波利斯。

在場驚心動魄的處刑之後,他的世界只剩下關押自己的窄小空間,達米安無從得知柯伊諾與尤里西斯的下落,但尤里西斯那日不畏懼的反抗行為確實令他改觀,原來他不是只會依偎在柯伊諾身邊,在重要時刻,他也能站出身在眾人眼前展現智慧與勇氣。

依偎在他懷裡的哲羅姆動了一下,坐在車籠裡的達米安下意識將披蓋在身上的布料又往上拉了幾寸,替男孩遮擋炙熱高溫

意識到自己還在想那兩名與自己不過幾面之緣的陌生人,達米安不禁替自己感到可笑,都已經自顧不暇了,這顆腦袋還能如此博愛。

值得高興的是哲羅姆暫時與他一起,他也達成了與這具軀體的承諾。

遙望著前方的披著斗篷奔馳在滾燙沙漠的纖細身影,達米安知道那抹身影將引領自己進入另一個世界。

當眼前出現那只呈現在3D、被歷史遺忘的偉大都市,達米安終於懂了伊西多為此深深著迷的原因,川流不息的各色人潮與充斥周身的富裕香氣替這座都城添加了華麗精緻之美,建築物以及衣物上的繽紛色彩更像是花園裡爭奇鬥豔的美麗花朵,眼前的一切好似座落在貧瘠沙漠中的珍貴花園。

哲羅姆皺起了小鼻子似乎很討厭這些氣味,達米安注意到那些香氣源自於建築前方焚燒的盆子,隨著裊裊升起的白煙,將煙霧裡的氣味點綴在空氣中。

不知為何,他的腦中驟然有個荒唐的想法竄了出來。

這座巍峨城市終於等到他的到來,並且將揭開他內心一直以來的疑惑——為何他會穿越至古波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