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祭司 騷動2

少年的聲音彷彿將墜入夢境中奧迪斯扎醒,想起應該替自己辯解,但手掌上沾染的鮮血卻已經奠定了傷人的虛有事實。

奴隸群再度引起的騷動讓亞度尼斯臉色蒼白,拉希姆也像是被打擾了興致,讓士兵們停下手上的動作。

「他們在吵什麼?」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受不了如此殘酷的行刑吧。」頂著德爾蘇紀的怒視,亞度尼斯不斷擦拭額頭上的汗珠。

總是含著笑意的聲音冷了下去,恰如奪人性命的利刃正底在亞度尼斯的心窩:「我的心胸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寬廣,也沒那麼寬容,亞度尼斯。」

「我、我立刻派人去釐清原因。」此時亞度尼斯的聲音已經沾染上哭腔與恐懼,在他的指揮下,手染鮮血的奧迪斯被拖了出來。亞度尼斯當下的眼神幾乎能立刻要了奴隸首領的性命,他已多次警告奧迪斯,卻不想他仍在最關鍵最重要的時刻惹出如此難以收拾的問題。

位於高台上的拉希姆冷著面容,毒辣日陽也沒化解自身上散發的寒氣,修長的身子微微前傾,他拋出了第一個疑問。

「你手中的刀從何而來?」知道奴隸聽不懂波斯語,德爾蘇紀翻譯著拉希姆提出的問題。

「我、我不知道。」奧迪斯壯碩的身子正瑟瑟顫抖,手裡的刀刃也被捉拿的士兵奪去交給拉希姆,只剩雙手一片鮮紅。

綠色眼目的男子左右翻看了一下刀刃,遞給德爾蘇紀,那是一柄長槍上斷裂下來的殘片。

「是他故意栽贓到我身上,是科伊諾故意讓我握住刀子刺向自己,我是無辜的!我真的是無辜的!」

「科伊諾又是誰?」拉希姆問道。

猶豫著該怎麼巧妙避開問題的亞度尼斯被那雙美目盯的背脊發寒,此時他覺得選擇除掉科伊諾提拔奧迪斯為奴隸首領的自己根本做了一個最愚蠢的抉擇。

「只是一個很愛惹事的奴隸。」

「又是一個愛惹事的奴隸。」亞度尼斯怕極了這短暫的停頓,尤其看到拉希姆彎成月牙形的眼目,明明是如此好看的神情卻令他膽戰心驚,「你的眼光真是不同凡響,總能從眾多奴隸中,挑選到特別愛惹事生非的。」

其實這幾批是德爾蘇紀挑選的,但亞度尼斯沒勇氣說出口。若說出口,幸運一點他可以躲過拉希姆的怒火,然後被德爾蘇紀記恨上;運氣不好一點,他不但會被眼前的毒蛇咬死,更可能死後無法放在寧靜塔上接受天葬。膽小懦弱的管理者絞盡腦汁想替自己辯解,卻不想尤里西斯好似嫌他不夠煩惱似的衝出人群朝著拉希姆道:「尊貴的管理者,天神作證,亞度尼斯正在撒一個彌天大謊!被刺傷的科伊諾是奴隸群的前首領,是他曾經下放管理權力的對象。奧迪斯一直記恨他,所以無時不刻想要奪去他的性命。」

「前奴隸首領?」

抱頭露出崩潰面容的亞度尼斯簡直像隻被趕到角落的絕望獵物,「他撒謊!」

「我才不會為了一個不認識的人撒謊!我只是不能容忍我的同胞被誣陷、被無辜責罵、被奪去性命!」尤里西斯的解釋讓亞度尼斯的臉慘白如同冬日白雪,但希臘少年接下來說的話更將他推入深淵,「那場燒火波斯人棚子的大火也是奧迪斯放的,達米安只是他的替罪羔羊。因為亞度尼斯威脅奧迪斯需要盡快找出兇手不然將挖去他的雙眼,奧迪斯才會捉拿達米安,頂替自己犯下的過錯。」在尤里西斯那張能言善道的嘴之下,奧迪斯的罪行恰如艷陽烈日下的海市蜃樓,為了讓拉希姆更聽信自己,他又補了一句:「波斯尊重所有子民––包括被奴役的他國人民,難道尊貴的管理者卻要將眼前發生的一切視若無睹嗎?」

「你有什麼證據?」奴隸以如此無理的方式與自己交談,常理來說,拉希姆可以一聲令下直接將對方捉拿,但不知道是否被眼前的少年所挑釁,亦或者有其他打算,坐在高台上的管理者居然選擇繼續聆聽下去。

「在場的所有眼睛都看到了。那晚達米安一直跟我在一起。」尤里西斯堅定地說道。科伊諾會以他為榮的,因為他的確在奴隸群中認真地營造假象,製造奧迪斯與眾人的不滿與衝突:「我們總是沐浴在奧迪斯的暴力威脅之下,但此刻我不能再違背自己的良心,我要站出來,即便您可能為此奪去我的性命,我也要說出真相。」

希臘少年的手指向人群,一個兩個三個,陸陸續續有人站了出來,最後幾乎一半以上的人都出來指認那晚達米安的確與尤里西斯在一起。

「如若我發現有謊言參雜其中,你口中所指的所有眼睛將被我挖去。你可否敢向光明神起誓?」面對滿臉灰土卻神色堅定的奴隸,拉希姆靠回了椅背,坐姿多了一分隨興並沒有因為台下的壓力而感到半分不自在,「我們的確尊重每個種族,卻也厭棄謊言與不公。先王岡比斯二世在世時,曾有法官因收受賄賂而作出不公正的判決,先王知道後,命人將其法官剝皮製成皮椅,更讓接替職位的法官之子坐在上頭,以為警惕。想來在站出來的那一刻你便知道要面對什麼了,是吧。」

德爾蘇紀將拉希姆的話一字不漏地全翻譯出來,簡短詢問卻猶如厚重雲翳覆蓋在尤里西斯頭頂之上,遮去那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更動搖了他人本就搖擺的心。

不安與忐忑自奴隸群中發酵,拉希姆看見底下的人群眼中逐漸暈染上名為恐懼的色彩,而方才說地鏗鏘有力的少年也安靜了下來,然後他又看向跪在地上的奧迪斯以及躺在木台上的達米安。

「我向希臘神祉––狄刻起誓,」尤里西斯堅定地看向質問的最高管理者,拉希姆再度將視線移回希臘少年身上:「願狄刻的公正與公平能引領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亞度尼斯因為尤里西斯的誓言倒抽一口氣,狄刻於希臘代表著律法與公正,尤利西斯將做決定的權利交由神祇而不是眼前的管理者,不擺明著他質疑拉希姆的公正性嗎?

「既然你如此堅決地起誓,我不做出公正判決似乎有所愧對你的勇氣。」聰明如拉希姆自然聽出話中含意。

正當尤里西斯閉上眼睛聆聽判決,正當所有人都覺得眼前都少年會因為無理於拉希姆而成為今日第一個失去性命者時,有著美目的男人卻做出了另他們意想不到的決定:「撤下達米安,對奧迪斯用刑。」

拉希姆知道少年為何面露詫異的神色,但他無需對任何人解釋他所做的決定。

奧迪斯正處於懵然搞不清楚情況的狀態下,隨著拉希姆下達的命令,這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性命已經站在懸崖邊。

但他的求饒與喊冤又怎麼能進得了拉希姆的耳朵裡,心情糟透了的管理者直接讓人將他拖向馬匹旁,取代達米安的位置,拉希姆已無興致慢慢欣賞奴隸受苦被折磨的模樣,一聲令下,讓馬匹自由奔馳四散,而奧迪斯慘烈的尖叫聲與軀體很快就隨著馬匹奔馳的距離四分五裂。

達米安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眼前便一片腥紅,他愣愣地抬頭,猝不及防對上綠色眼目。

拉希姆正盯著他。

於他的生命中,只見過兩次如此美麗又令人著迷的美目,一次是與伊西多初遇時,而第二次便是來到這個世界後與拉希姆相遇。

他們的眼目彷彿是另一個世界,每當與之相望,便好似杜絕了現世所有一切紛擾,只剩他的氣息。

太詭異了,達米安忍不住想著,怎麼自從遇見伊西多後,他的眼睛總是被男人吸引,連到了這個世界,仍脫離不了詭異的現況。

闖下大禍的亞度尼斯顫顫巍巍地低下頭詢問拉希姆該如何處置留下來的達米安,綠色美目掃過青年,掃過身軀上因為受刑而留下的紅痕,片刻過去,他說道:「留下性命,將他關進牢裡。」

拉希姆發話的同時,德爾蘇紀的臉色頓時陰翳天空,黑的嚇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