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祭司 騷動 1

隔日,接收到指令的亞度尼斯在日陽還未脫離地平線,便已早早起身準備行刑時需要的東西。

身為受刑人的達米安跪坐在工作區域的正中央。他的雙手栓在身後,雙腳被堅硬麻繩綑綁,灼灼烈日照耀在身上之時,周遭的吵鬧聲與騷動猶如逐漸沸騰的熱水冒出氣泡,他已經預想到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情,像是他的頭顱將在銳利的刀刃下與身體分家,在眾人的驚呼聲中,結束莫名其妙卻得來不易的第二次生命。

他以為行刑的速度應該會很快,只要伸出頭,然後等待刀子落下,然而當數匹駿馬踩著穩健的蹄子被牽引至身旁,達米安仍不見手持月彎刀的劊子手現身。

「仁慈的拉希姆大人決定將車裂之刑賜予你。」亞度尼斯在達米安困惑的目光下回應道。

這到底是哪門子的仁慈,看著坐檯上正在微笑的美麗男子,綠色眼眸裡的高昂興致幾乎毫無遮掩流露而出,他已經看見自己的性命將在今日劃下句點。

達米安被迫躺在木平台上,脖子以及四肢分別綁上繩子,繩子的末端又拴在馬匹上,等拉希姆一聲令下,馬匹將由波斯人牽引,往不同方向走去,而他的身子也將被拉扯,在有意識的狀態下感受身體被撕裂的痛楚與恐懼。

「你看起來似乎有話想說。」德爾蘇紀站上了高台,在拉希姆注視下走向他:「好比我為何如此快速決定這場行刑。」

「希望不是因為我在您面前提起大祭司獻祭一事,導致您想搶先大祭司一步,以血染地。」

「當然不是。」望向人群中央跪著的達米安,拉希姆道:「只是這名奴隸湊巧打擾我的睡眠,我必須在這裡肅立一些威信。」

「我看到了您眼下的烏青,回去時會讓人多準備一些乳香,好讓您睡覺時能焚燒一些幫助睡眠。」解決了困擾拉希姆多日的煩惱,德爾蘇記又道:「但一連多日的夢境,總覺得非比尋常。」

「那是個預知夢。」德爾蘇紀悉知拉希姆的一切,好比占卜解夢又或者是占星,眼前的男子除了擁有優秀的外貌之外,同時也乘載著洞悉過去未來的能力。綠色眼目的男人瞇起眼睛回想著夢境裡出現的場景:「由旭日東昇之方向俯衝而來的雄鷹,可以將其解讀一個事件的發生,又或者是一個人的出現。日月星辰交替之時,萬物生命甦醒之刻,寓含了生命的流動與渾沌。」清晰優雅的嗓音像是晶瑩剔透的珠子,輕巧靈活地在舌尖上滾動。

「您解夢的能力依舊卓越。」德爾蘇紀的讚賞只換得拉希姆的淡淡一瞥,因為他最愛的娛樂已然開始。

屏棄放任馬匹奔馳拉扯四肢,取而代之的則是讓人慢慢牽引,以極度緩慢的方式將囚犯折磨至死。拉希姆修改了遊戲規則只為了將囚犯的慘叫聽得更清楚。

有著綠色美目的男子喜愛折磨奴隸是眾所皆知的事實,但那些折磨卻也不全是毫無道理,只有做錯事或者不忠於他的奴隸才會受到如此對待,長日下來,波斯城內便有了風聲––出自拉希姆之手的奴隸絕對聽話懂事,更有許多人爭先恐後想承接拉希姆厭棄的奴隸,出的價碼甚至遠遠高於那些可愛惹人憐愛的高價閹童。

隨著日陽爬上天空,氣溫逐漸攀升,圍觀眾人更顯得心浮氣躁,他們大肆叫囂的聲音好似為了增添嗜血之情,但眼裡深處卻也閃爍著恐懼與不安,那些情緒猶如牽引著場上駿馬的繩索,將達米安的身子拉伸到極限。身體的疼痛讓他用盡力氣扯開了喉嚨像是想讓所有人聽見那聲嘶吼,達米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可能只是因為不甘心,不甘心他這麼努力想要活下去,仍無法改變生命被收回的這像事實。

那剎那,拉希姆彷彿看到一隻桀驁的黑鷹張開了翅膀,預欲飛翔卻被韁繩限制行動,夢境裡的畫面驟然躍出,綠色美目閃過詫異又很快地歸於平靜,就連一向敏銳的德爾蘇紀都尚未察覺,便如投入水潭裡的石子沉入水底。

「嘿,奧迪斯。」現場氣氛正推向高峰,情緒激動地享受這一切的奧迪斯被一聲叫喚轉移注意,看清了來者,他露出宛如勝利者的笑容。

「呦這不是前奴隸首領嗎,看到達米安的下場,所以前來臣服於我腳下嗎?」

「怎麼可能。」隨著人群推擠的力量,科伊諾被擠到了奧迪斯面前,還沒意識到什麼,他的手裡便被塞了一截斷掉的刀刃。

「我曾說過,總有一天你會死在自己的猖狂與無知之下。」俊美的馬其頓人又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低不可聞的聲音被周身吵雜的咆哮掩蓋。下一秒,奴隸群又迎來一波推擠,奧迪斯微微瞪大的眼睛透露了自身的不可置信。

隱藏在人群中的尤里西斯此時早已全身顫抖,他看見達米安的脖子已經勒出紅痕,聽到骨骼被極致拉伸引起的聲響。

有一個他可以嘗試伸出援手拯救的生命正在他的面前失去光芒。他的情人,他所愛的科伊諾曾說會想辦法不讓達米安失去生命,但如今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他不禁興起了質疑的念頭,質疑他的情人是否以欺騙的方式來阻止他想做的事情。

但他的念頭才剛興起,很快便被身邊的騷動吸引了目光,他先是看到前方的奴隸群退開了一個圈,然後再看到倒在地上的科伊諾,看到他的腹部展染開一朵腥紅血花,那一刻他拋棄了所有科伊諾設下的界線與規則,只是本能地衝到情人身邊,他不可置信地舉頭仰望滿手鮮血的奧迪斯,奧迪斯看著他的目光有著不知所措與慌張,彷彿他也不知道手裡的刀刃是從何而來。

「喔天神啊!」他顫抖地聲音暈染了恐懼,所有的一切都太糟糕了,亂成一團的腦子幾乎已經無法思考,只剩眼前的腥紅。「為什麼⋯⋯該死的,別流了,他媽的別流了!」

鮮少使用粗俗字眼的少年慌亂地按壓傷口,但鮮血就是止不住地往外流淌,科伊諾卻握住尤里西斯的手,「尤利西斯,你沒有時間悲傷憤怒,你還有必須完成的事情。想想我曾教育你的智慧,善用你聰明的腦子與言語,他們遠比蠻人手裡的兵刃刀劍更有殺傷力。」

這席話讓尤利西斯明白,原來科伊諾會受傷全是因為自己的任性,以往的體貼安慰並不適合這個此刻,他的小愛人應該要長大了,「你要想達成目標,就要有付出代價的勇氣。」

情人的話語,猶如棍棒重擊了他脆弱天真的心,尤利西斯閉上眼,絕望地大聲吼道:「他手中有刀!他手中有刀!」這句話像顆巨大的石頭砸進了人群,尤里西斯手緊緊壓著科伊諾的傷口,嘴裡依舊大聲嘶吼:「他殺了人,他用手裡的利刃殺了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