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祭司 拉希姆的到來 2

「他完全沒懷疑為何你可以如此輕易得到鑰匙?你真的覺得他會如你所期望地再回來救你嗎?」

「他不可能救我離開的。」面對帳篷裡突然出現的聲音,牢籠裡的男孩卻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前幾日德爾蘇紀已道明他將何去何從,那個計劃已經將他的未來鎖在無法逃脫的囹圄裡。無論達米安放的那場火起因為何,無論他這一去是否會再回來,都無所謂了。

哲羅姆低下頭,「你確定他會對達米安感興趣?」

「只要他沒被侍衛殺死的話,是的。」對方勾起嘴角:「說實話,我以為即使你逃不出去,也會希望他能順利得到自由。」

「我希望他能在我身邊。」

「那麼達米安將會如你所願,跟你一同前往波斯波利斯。」對方又問道:「如果德爾蘇紀問起達米安怎麼取得鑰匙的,你該如何解釋?畢竟你留了下來,他選擇一人離開,留下來的總要面對上位者的質問與怒火,甚至是酷刑。」

「我沒有想解釋。如此苟活,我寧願迎接死亡。」

「然後你放心的迎接死亡結束受苦,卻將達米安推向另一個更艱困的局面?」

「達米安會原諒我的。」就像他們站在奴隸市場裡時,那雙抓緊不放的手,就像自己差點被羞辱時,他以身軀護在面前。達米安會永遠守護在自己身邊,如同艱困旅途中所印下的承諾。「我們還是直接說重點吧,你想要我做什麼?」哲羅姆拉開了覆蓋在話題之上的布廉,眼目對上突然出現且伸手援助的陌生人。

「現在還不是時候。」對方慢慢退出棚子,聲音卻在哲羅姆耳邊迴盪:「需要你時,你自然會知道。」

 *

時間回到稍早以前。

在拉希姆離開亞度尼斯,走進即將入住的華美棚子。棚裡果真如德爾蘇紀所言已經放置了一桶讓人心情愉悅的清水。拉希姆迫不及待地想褪去沾染灰塵的白袍準備淨身,但德爾蘇紀很不湊巧地揣著重要信息而來,他只能先把臉上的布料摘下。白色布料下是一張彷彿由天神親自操刀般,精心雕琢的俊美五官,應該留有鬍子的下巴光滑地讓人吃驚,他順著金黃色光澤的髮絲,坐上椅子,「希望這是一個重要到能打擾我淨洗的消息。」他的語氣很明顯地不悅。

「今年帕薩爾加德的總督無法徵收足夠的稅收進貢波斯王。」拉希姆身為顧問組織裡的一員,德爾蘇紀覺得有必要提前告知此事,「您可能需要提前知會特使,讓他提前想辦法解決進貢問題。」

「今年的波斯接連遇上乾旱、水災又逢兵敗,無法湊齊稅收也是能預想的事情。」波斯最大的金源幾乎全倚靠從敵國搜刮來的珍寶,或者由貴族、總督等權貴進貢,總督與貴族的金源又從何而來?自然是從底下的平民百姓。拉希姆垂下目光,「我會找機會跟特使提這件事情,然後跟幾位顧問組織裡的人員討論該怎麼解決。除了這件事之外,還有什麼是我需要知道的嗎?」

「近日波斯王命令大祭司舉行血祭,希望能讓波斯渡過這場旱災,」德爾蘇紀道:「旱災引起的饑荒已經餓死了數百名生活在這塊大地上的子民,若再不降雨,恐怕人民將引起暴動,這不是波斯王樂見的。」眾人沒有明說的是,波斯王的身體也未必能扛起暴動的壓力。

「我倒是不知道這件事情。」他回應地輕巧。「有傳話要我回去嗎?」

「目前還沒接到任何消息,但可能需要隨時做好準備。大祭司的做事方式與脾氣您再了解不過。」

「我當然清楚。」拉希姆的聲音裡隱約藏了點什麼,彷彿灰燼裡忽明忽滅的火星,「你可以出去了。」

此時,拉希姆才終於有了獨處的空間。

他先是褪去白袍,拿起擱至在一旁浸染過清水的亞麻布料擦拭身軀。拉希姆的體毛本就稀疏,以至於到了這個年紀仍長不出什麼鬍子,鬍子是長大成人的象徵,國內的男人大多都留有茂密濃黑的大鬍,少年也是經歷了成年禮之後開始蓄鬍,但拉希姆的身軀上卻是潔白一片,象牙白的美好肌膚光滑到連波斯皇宮裡的女眷都心生羨慕,為了避免引起側目,大多數的時間裡拉希姆選擇以白布飾面,免去他人總是重複的疑問。

好看的美目下隱隱掛著一圈烏青,那是拉希姆睡不好的證明,這些日子以來,他總是日日作夢,夢到一隻有著美麗羽毛的雄壯黑鷹,從旭日東昇的方向俯衝而來,拍動的翅膀在湛藍天空下掀起一場沙塵暴,而他就站在風暴中央,手持著麻繩,準備套住那隻黑鷹的脖子。對於夢境的記憶他只記到這裡,後續似乎還有發生什麼事,但他卻記不清了。

詭異的是這個夢不斷不斷地重複,而他永遠在繩子即將套上黑鷹時清醒。

拉希姆嘆了口氣,用乾淨麻布擦拭身上多餘的水珠,爾後從送來的箱子裡掏出一罐精緻小瓶子,將珍貴乳香精油仔細塗抹在身軀上。

拉希姆對乳香的需求量很大,又或者可以說他對於有香氣的精油需求量很大,但凡從他身邊經過總能聞到不同香味,如果仔細計算便能發現花在精油上的開銷龐大到讓人驚嘆。就連貴族之女也沒使用到如此數量驚人的精油來保持身上氣味。

正當拉希姆享受著仔細塗抹精油的過程,放鬆連日趕路累積的疲勞,卻不想棚子外響起讓人煩躁的聲響,起初他並不打算出去查看發生了什麼事,只想默默先將這件事情記下,隔天再算在亞度尼斯身上,但動靜實在太大,也持續太久,久到他都已經套上大袍整理好面容,外面的噪音仍沒消散,拉希姆這才拉開布廉一探究竟,殊不知距離自己帳篷外幾步路的地方圍了一群人,而地上被壓制的人正不安分地掙扎,直到他走進一些,才看清壓制在地上的是那個曾燒了波斯人棚子的奴隸。

「我知道你。」他蹲了下來,而奴隸居然也安靜了下來,拉希姆勾起唇角,終於看清楚打擾自己休息時間的奴隸容貌。「你真的很能惹事呢。你叫什麼名字?」

奴隸一臉茫然,反而是一旁的士兵回應:「大人,他的名字叫達米安。」

「很美麗的名字,是個很適合獻祭的名字。」拉希姆讓一旁的士兵傳話給亞杜尼斯:「讓他準備好我方才交代的東西,明日一大早我就要看到。」

「是的,大人。」

遣走了一些人後,拉希姆又再度蹲下身,輕快的語氣,像是在歌頌詩詞,他想起德爾蘇紀離開前提起的大祭司一事,「就當是在大祭司舉行血祭之前,用你的血來暖場,祈求光明神賜福於這塊大地吧。」

波斯祭司 拉希姆的到來 2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