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祭司 拉希姆的到來

目送拉希姆離去後,亞度尼斯的面容表情猶如太陽西下的沙漠,隱去所有溫度與熱情,達米安幾乎想為這一瞬間的變臉拍手,但此刻的他似乎沒有如此閒情逸致的時間,因為他的頭將放在閃著銳利寒光的彎刀之下,再不用幾天可能真的要跟光明神告別。在此之前必須盡快想到能使自己脫離現況的辦法,不然最高位階的管理者到來,於他的計畫來說也無濟於事。

陷入困境的達米安先是想起了傷兵科伊諾,但很快又劃掉選項,他沒有忘記對方曾揚言要置他於死地,然後他想起了科伊諾的小愛人,但很快便發現尤里西斯應該也派不上用場,因為他的情人不會同意。

果然還是要靠自己了。

達米安最後不得不接受這項事實。

擁有變臉絕技的亞度尼斯故意扯下達米安嘴裡的布團然後惡狠狠踹上一腳,希望藉由身下奴隸的哀號來抒發心裡的無處發洩的怒火,而正在苦惱沒人選可用的達米安頓時被這一腳踹得一股怒火轟然而起,張大了嘴直接往亞度尼斯的小腿咬下去。

因劇痛而發出的慘叫令轉身離去的拉希姆停下腳步,跟在身後得德爾蘇紀也停了下來。

「看來亞度尼斯說的似乎是正確的,我必須在這裡豎立一些威嚴才行。」綠色美目的男子似乎在微笑,「新買來的奴隸都這麼不受控制嗎?」

「不是的,只有那一位如此失控。」

「他看起來很年輕,而且身強體壯。」拉希姆略微低沈的嗓音與金子光輝般的夕陽揉合在一塊,好似替這烏煙瘴氣的地方帶來一縷清香。

「所以是一頭未被馴服的小獸。」德爾蘇紀提醒道:「他曾想放火燒死波斯人,一個沒注意他也很可能要了您的性命。」

「如此一來,的確很糟糕。」扯著白色大袍的拉希姆終於皺起了好看的眉毛,卻不是為了奴隸反抗而是因為他的裙擺染上褐黃色的砂塵:「我的行李都搬進棚子裡了嗎?」

「是的,一個物件都沒有落下。」拉希姆的視線讓他停頓了一下,「我會讓人準備好一盆乾淨的清水,等您回到棚子便能淨身了。」

拉希姆滿意地點頭,爾後轉過身筆直地往前走去。

至於咬了亞度尼斯小腿的達米安毫無意外地又迎來一陣粗魯暴力的拳頭,當他像團肉泥被丟回關押的牢裡時,哲羅姆像隻敏捷地兔子,立刻跳到他身邊:「你身上的傷口怎麼又增加了?」

「我咬了亞度尼斯。」管理者提著嗓子跳上跳下的模樣宛如吼猴,要不是被其他人拖了出去,達米安還想再多咬兩口。

哲羅姆小小的手突然用力掐住他的手臂,聲音裡有著不可置信,「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事情,都這個時候了還惹怒亞度尼斯!距離你步入黑帝斯的懷裡就只差幾步路程了,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嗎!」

男孩怒紅的臉龐猶如一顆甜美的鮮果,「你真的想留住性命回去希臘嗎?回去找尋巴特的遺骨?」

巴特是達米安離世的弟弟,在達米安還未入住這副身軀時,找尋巴特是這副身軀的主人活下去的信念,但達米安這幾日以來的行為逐漸讓哲羅姆看不懂眼前的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現在的行為根本像是把命往火坑裡扔!如果你不是為了救我,為什麼要弄一場大火把自己燒進牢籠裡!」

哲羅姆的質問讓達米安像個被長輩責罵的孩子,「達米安,你真的想尋回巴特的遺骨嗎?」折羅姆再次詢問,對上那雙閃亮的黑眸,達米安緩緩點頭,「那就逃吧。我弄來了鑰匙,你快離開這裡。」

達米安愣愣地看著男孩手裡的鑰匙,「你怎麼拿到的?」

「這該歸功於上天給了我一副好皮囊,他總能勾起男人的慾望。」

他萬萬沒想到在眾多人之中,給予他逃離困境機會的居然是眼前的男孩。有時候達米安覺得哲羅姆與尤里西斯的心智年齡或許搞錯了身軀,尤里西斯的天真顯得哲羅姆的現實是那樣地可悲,更可悲的是他說不出:「我們一起逃走吧。」因為此時自己的身軀早已布滿還未來得及痊癒的傷口,而拉希姆的到來也使得這裡的戒備比以前更森嚴。

他不可能拖著這副身軀,讓兩人平安離開。

哲羅姆似乎看出了達米安未說出口的話:「你離開後,一定要想辦法把我救出去,我不想被送入波斯王權貴族的手裡,不想受到更屈辱的對待。」

達米安的掌心上落下一枚鑰匙,但卻沉重到讓他差點握不穩。

他想他活下去,比任何人都還希望他能活下去。手裡的鑰匙輕易地開啟了牢籠的門,輕易到他前些日子的挨揍與苦惱像是一場讓人捧腹大笑的鬧劇,達米安遲疑地看了一眼哲羅姆,而男孩則是目光堅定地盯著他離去的背影。

離開牢籠後,達米安立刻壓低身子,才走沒幾步路便迎面遇上巡視的守衛,身體下意識地朝棚子邊緣靠攏,當火炬的光在棚子上不斷放大,他的心臟也隨著火光用力跳動,等手執火炬的男人與自己只有數步之距,他便快速切進對方後側,雙手覆蓋在對方下巴上,一個使勁,便奪去了一條性命。男人倒地瞬間,達米安立刻踩熄了火炬上的火,所有動作只發生在短短幾秒鐘,但體力卻消耗的遠比工作一整天還要多。

他的手在顫抖,心臟跳動的猶如失控的鳥禽。

傭兵生活早讓達米安習慣殺戮,然而身體的反應卻讓他想起了第一次奪走生命的震撼感與不適應,值得慶幸的是還好這副身體擁有足夠扭斷一個成人脖子的力量,「你還有很多要適應的呢,兄弟,撐著點。」這句話就像是在安慰這副身軀,預告接下來的道路上有著不可避免的血腥與殘殺,也像是在與自己對話,讓這著穿越來的靈魂早點認清現實,並適應這個世界。

放倒了一個人,要在放倒第二個就輕鬆多了,但命運總不會給恰到好處的考驗,因為若有足夠的能力面對,就稱不上考驗了,好比此刻眼前站了三名手拿長茅的波斯人,他光放倒一個手都在顫抖,居然一次來了三個手拿武器的對手。

「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達米安扯著嘴角,慢慢一步一步退後,而前方的敵人也正亦步亦趨地朝他逼近。他幾乎沒有思考的時間,僅是眨眼剎那,已經邁開步伐自動進入對方的攻擊領域,因為他沒有背過身逃跑的選擇,若當他選擇背對他們,那他的背脊將讓長茅刺穿釘在牆上。一來一往的過程中,達米安發現了面前的敵人似乎只是手拿兵械的一般人,並未經過實戰訓練,只要他靜下心找尋擊破的弱點,還真能讓他一對三。

順利解決三名手持兵器的波斯人後,他抓了地上斷裂的長茅刀片準備摸黑逃離現場,但打鬥引起的動靜實在太大了,附近巡視的人立刻就被吸引過來,即便達米安有三頭六臂也忙不過來。

最後他被死死按壓在地上,手上的刀片不知道被踢到哪去,此時他已成為了手無寸鐵毫無還手之力的奴隸。

原本眼前只剩一片灰土泥塵,眼角驟然亮起一絲光源與香氣,達米安奮力撐起頭顱正好撞上一雙綠色美目,這是他第二次猝防不及與拉希姆對上眼,褪去了臉上的白布,露出精緻美麗的面容,微微勾起的唇角似笑非笑,光是那一個弧度就讓他幾乎忘記了身上被壓制的痛楚。他無法相信世上居然有這麼美的人,簡直像是被上帝特別眷顧的幸運兒,將世間上最美好的一切都收進了拉希姆的眉眼之間。

「我記得你。」綠色美目的男子在他面前蹲了下來,身上的香氣隨著動作傾淌而下,它捲上了達米安的鼻翼,將他的下巴勾起迫使與他對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