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灑脫

今年過年回老家聽了很多故事,其中有一個故事更是讓我震驚不已。

說這個故事的人是我們都叫他「帥哥阿伯」,他是個讓我覺得很有趣的長輩,有他的地方總是有歡樂與笑聲,在眷村的時候,他就常常是召集聚會的主辦,只差沒當上鄰長而已;眷村拆遷後,搬到新社區,數十年過去,他還真的當上鄰長,每當晚上出去散步時,總會看見他真一群人坐在透天的車庫一起喝茶喝酒聯繫感情,他幾乎數十載都不曾變過,唯一不同的是坐在他身旁的人群。

帥哥阿伯昨天來看父親,說起了一些打氣的話,讓他出去走走多曬曬太陽,因為他就是這麼走過來的,他得的是大腸癌第三期,但不也是能好好與癌症共存嗎!

接著他提到:「你還記不記得『歐誒』。」

歐誒是父親的朋友,他常與眷村的那群叔叔們一起打牌,即便眷村拆遷,逢年過節或者週末休假,他們仍會聚在一塊打牌。

帥哥阿伯說:「歐欸也是癌症走的。」

歐誒那時候一如往常跟他們一起打牌,打完最後一圈後,突然說:「掰掰啊,各位。這局是我最後一局了,明天我就要住院了,應該再也不會出來了。」

此時的歐誒整個人腫了一大圈,入院檢查卻完全檢查不出原因,在生命的最後一個月裡,癌指數不斷飆高,醫生們也都束手無策。

歐誒跟帥哥阿伯說他的戶頭裡還有一些錢夠兩老用,還行啦,還行啦。

然後隔天他就真的入院觀察,第三天,帥哥阿伯打給歐誒問說:「欸,還行吧。」

歐誒說:「醫生明天要把我轉進安寧病房了,我的身體開始在痛了。」

再然後,歐誒轉進安寧病房沒幾天,便離開人世。

他們這群眷村男人似乎有種灑脫,人生無太高成就,但也活得瀟灑自在。
不是所有眷村男兒都如此,就他們這一群特別灑脫。

有一種灑脫 有 “ 4 則迴響 ”

漫遊者-Lu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