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祭司 你在包庇誰? 2

科伊諾抿著唇,眼神銳利地不像是剛清醒的人:「你為什麼會覺得他跟我有關係?」

「直覺吧。」達米安回應,當然還有一些觀察與推測,他們兩人間的關係總覺得科伊諾才是主導者。因為先前還處於焦慮的少年在看到他清醒後反而退到一旁,像是故意保持距離般縮成一顆小球。「你也可以不告訴我,但我可以把發現的事情透露給其他人。」

達米安沒有以要脅為恥,他甚至不知道少年跟科伊諾到底是什麼關係,只是基於直覺而開口,至於有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那都無所謂,反正他要的目的已經達到––讓亞度尼斯對奧迪斯產生不滿。達米安藉由帳篷裡傳出來的慘叫,推測奧迪斯應該承受了不小的折磨或者傷害,接下來只需趁著領導者來的時候再引起一些騷動,奧迪斯就能直接與世界告別。

腦子裡另有盤算的達米安並沒有察覺氣氛安靜了下來,安靜到可以聽聞少年屏住呼吸的凝噎,聽聞男性皺眉的摩擦聲。

沉默了許久,科伊諾再度開口,像是鼓足了勇氣揭開他最不想讓人發現的秘密:「尤里西斯是我的愛人,我不能失去他,」他的回應讓沉思的穿越者抬頭,那雙黑目裡參雜了許多情緒,達米安看到了愛慕、悲傷、憤怒以及破碎的尊嚴,「我不能……讓奧迪斯發現他跟我的關係。」

愛人與情人的稱呼,是希臘文化裡寄託在精神之上最崇高的愛,一起追求真實與美德,追求哲理與真諦,獨屬男人與少年間的愛。身為「情人」的男人有著教導愛人美德與美知的義務;而身為「愛人」的少年則有著尊敬以及服務情人的義務。

科伊諾的話對少年來說就像丟失已久的鑰匙終於被尋了回來,得以解開束縛自身的枷鎖,將身體的自由重新交回手中。

尤里西斯跪移到科伊諾的身旁,眼裡的愛意如同活泉慢慢湧現而出。

「我聽說你被刺傷之後,奧迪斯弄死了你的人,他怎麼可能沒發現尤里西斯的存在?」達米安拋出另一個疑惑。

「因為尤里西斯是在奧迪斯弄死其他奴隸後,跟新買進的奴隸群進來的。」科伊諾輕輕側過頭,望向昔日的小愛人,眼裡的炙熱情愛就連達米安都看得出來:「自從家園被波斯人佔領之後,我便與尤里西斯拆散了,這些年來我甚至沒想過還有能見上面的機會。我原本不想跟他有太多交集,不想讓他看到我這副屈辱的模樣,而他也不該跟我有交集,因為奧迪斯絕對不會放過折磨我的任何機會。」

即便被敵國俘虜為奴,他依舊想要維持著愛人與情人的關係,延續構築在生死之上的那份純粹美好,延續彼此間身為情人的職責。

而尤里西斯看出了科伊諾的刻意疏離,也理解了他此時的處境。

原來尤里西斯當初跟達米安說奧迪斯不會弄死科伊諾,並不是敘述語句,而是祈禱,祈禱奧迪斯仍對科伊諾感興趣,不會要了他的性命,也難怪當初他質疑對方毫無作為會讓他瞬間臉色蒼白,因為那句話恰如利刃狠狠刺傷了少年的心。

他不是不救,是他的力量不夠,不足以救出科伊諾卻不被奧迪斯發現,而毀了他這麼多時日以來的隱忍與努力,所以尤里西斯才找上達米安。結果達米安的做為讓他開始後悔自己是不是找錯了人。

「如果我沒引起騷動,你是不是想在昨夜就直接離去,回歸神的懷抱?」

如此一來,科伊諾的行為便都合理了。早些時候的反抗與掙扎,到了最後的妥協與放棄,科伊諾是累了,也不想再讓愛人看到如此狼狽的樣子。

達米安的質問讓尤里西斯臉色煞白,他緊握著科伊諾的手,用力到像是要將對方印進身子裡一樣。

「我不想讓尤里西斯看到我這副模樣,更不想他因為我而遭受奧迪斯的凌辱。你知道對我來說被俘虜為奴之後最難以忍受的是什麼嗎,是我的小愛人就在眼前,而我卻不能碰他、看他、愛他。因為我看他的眼神,可能會化身成一把隨時能結束他性命的利刃,或許當我永遠閉上眼睛,我才能守護他。」

「奧迪斯為什麼要如此針對你?」達米安問。

「爭權奪力還需要理由嗎?」科伊諾道:「只要『想要』,即便沒有理由,也可以將對方視為仇人並且仇恨折磨對方。」

即使不是為了掌握權力,對某些人來說,「控制」他人就足以有無可救藥的吸引力驅使他這麼做。

「你會把我們的關係跟奧迪斯說嗎?」尤里西斯問道。

「你知道你的小愛人蠢到讓我擔憂嗎?」達米安反問尤里西斯的情人,「你還是緊盯著他,別隨便閉上雙眼,不然我很肯定在你靈魂離開沒多久,他就會因為自己的愚笨追隨而上。」

達米安的回應讓科伊諾笑出聲。

是的,他的小愛人一直都是如此,有時呆蠢的讓他覺得好笑,有時又聰明到不知那顆小腦袋到底在想什麼。

「你的舉動是為了救出你的愛人嗎?」感受到達米安的注視,尤里西斯不自覺往科伊諾身旁靠攏:「你來的第一天我看到你身邊跟了一個男孩。」

達米安知道他說的是誰,「他不是我的愛人。」對這副身軀來說,哲羅姆更像是親人。「我所做的行為,純粹是因為奧迪斯惹錯人,我要從他身上拿回他該付出的代價。」

「所以你接下來的計畫又是什麼?」

「等奧迪斯來找麻煩。」

科伊諾以為自己聽錯了,達米安貼心地再重複一次,「希望他的手段可以高明一點,也希望亞度尼斯口中的管理者來的時間比預想的快。」

「這是個愚蠢的計畫。」他已經預想到達米安想以肉身來拖延奧迪斯。

「我擅長的一直都是肉搏戰。」露出一線白牙,達米安也沒否認這的確是一個稱不上高明的計畫。

他的優點就是皮粗肉厚,對疼痛的忍受程度比常人還要高一些。

「要是奧迪斯在管理者來之前就殺了你呢?」

「你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對吧?」對上達米安的黑目,科伊諾知曉眼前的青年已將自己納入他的規畫之中。「你的小愛人已經答應幫我做證,證明我一直都在他身邊沒離開過,身為情人的你自然也該做點什麼不是嗎?」

但對我們來說,你誰都不是啊!

科伊諾幾乎控制不住積壓在嘴裡的碎念,勉強擠出「我盡量」這三個字。

得到答覆的達米安愉悅地瞇起眼睛,等待東日初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