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展示櫃

他已數不清今夜是第幾個孤獨難眠的夜。

似乎只剩酒精能將真實浸淫在虛幻飄渺之中,將清醒的大腦覆蓋上一層薄薄薄霧,然後在茫茫人群中尋熟悉的眼神。

運氣好的話,或許能讓他找到獵物,屆時男人便會主動誘惑並帶回家,爾後以對方的體溫慰藉自己。

「你要帶我去哪裡呢?」青年興奮地跟在男人身後,而他則是笑而不語。

直到他將對方帶到了地下室,打開展示燈。

幽暗空間霎時出現一座又一座精緻華美的玻璃展示櫃,玻璃櫃裡放了許多真實到讓人驚艷的動物標本,每一個標本都經過細心處理與安排,如同生前在自然中走跳般那樣栩栩如生。

陰暗的地下室是他所創造出來的美麗伊甸園,將所有事物最美麗最迷人的瞬間收藏起來。

男人倚靠在一座被絨布遮蓋住的玻璃展示櫃前,微微抬眼,暗啞嗓音傾瀉而下:「喜歡我的珍藏嗎?」

「太美了。」青年著迷的眼神讓他感到滿足。

他伸出去的手就像是為了與他共舞,青年情不自禁地邁開步伐,轉眼間,男人從優雅紳士轉變成一頭被慾望控制的野獸,青年滿臉通紅地讓他壓在展示櫃上,任由硬挺性器貫穿泛起情慾色澤的身軀。

似曾相識的臉龐與肉體交合的溫度稍稍地溫暖了男人寂寞空虛的心,「你跟他真的好像,都有一雙美麗的大眼。」為他染上情慾,將他的身影留在眼瞳中。

身下的性器將青年牢牢固定在胸前,他一邊啃咬對方白皙頸椎,一邊將展示櫃上的紅色絨布扯掉。

那瞬間,他聽到了青年驚恐的聲音,緊窒肉穴死死地絞住他的性器,爽得他倒抽一口氣。

「別緊張,他就是這麼頑皮,喜歡看人做愛的樣子。」他附耳低語,但再溫柔的言語都進不了青年的耳裡。

青年的視線被玻璃展示櫃裡的人型所佔據。

櫃裡蹲了一名面露天真燦爛笑容的青年。

他身邊放置許多植物、動物的標本作為裝飾點綴,就像是在伊甸園裡玩耍的天使,全身赤裸,帶著好奇目光看他們如何做愛。

青年發現對方有著一雙與他相似的大眼,但眼裡沒有活人的精氣只剩一片空洞。

「咬緊點。」無視身下人兒的恐懼,玻璃展示櫃裡的眼神讓男人無可救藥地興奮。

被酒精浸染的大腦驟然響起玻璃櫃裡青年的聲音。

「如果我死了,你就去找其他人陪你吧。」

他永遠記得愛人躺在病榻上的身影,在最後僅存的時光裡這麼對他說:「但我有一個要求,你一定要滿足我」

「什麼要求?」他輕輕地問。

「我想看你做愛的樣子。」

「你現在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了性愛了。」

「但你可以僅憑我的視線而勃起興奮不是嗎?」對方露出小虎牙,病態的臉龐躍上一絲俏皮。「你喜歡我的視線。」

「你想我怎麼做?」

「讓我永遠能看著你,就像你房間裡的標本一樣。」

他無法辨別這是否是愛人生前的一個玩笑還是認真的要求,但他的確熱愛他的視線,愛他所給予的一切。

光是在病房裡的簡短對話就讓下身硬到像堅硬的石塊,他在一臉病容的愛人面前掏出性器反覆套弄,青年鼓勵的眼神是那樣鮮明與刺激,他忍不住又將腳張得更開,好讓對方欣賞那勃起的性器。

青年滿足地看著他所創造的美景。

是他,一步一步調教眼前的男人,讓他慢慢脫去偽裝然後習慣在戶外也能掏出性器像個野獸般勃起。

是他,一步一步調教,讓男人感受到他的視線與聲音便能興奮瘋狂。

「撫摸龜頭。」他跟往常一樣下達命令,引導男人如何褻玩性器然後射精。

達到高潮的男人忽然恐懼青年逝去的事實,因為若是沒了青年的視線,他還能再感受到這份刺激嗎?他還能立起性器享受性愛嗎?

「讓我永遠看著你。」青年又再次開口,滿是病氣的眼瞳裡閃爍駭人又瘋狂的佔有慾。

他知道這是愛人恐怖又炙烈的愛,即便死亡也無法稀釋。

下身突突跳動的性器已經瀕臨噴發邊緣,他強硬地將青年哭花的臉壓在愛人面前,一邊用勇猛地力道貫穿,一邊享受愛人的笑容與視線。

他說得對,他真的愛死他的視線,只要被注視著,他就亢奮到像是能幹死身下到青年。

他想永遠看著他。

而男人也需要他的視線永遠留在他身上。

玻璃展示櫃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