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祭司 你在包庇誰? 1

不用等到隔日,亞度尼斯已經頂著烏黑面容佇立在眾人視線,他身後站著未換下睡袍的德爾蘇紀,兩人都因這場大火而被迫離開舒服床榻。

「立刻跟我解釋為何在如此安靜的夜晚,我會被這場大火吵醒!」夾雜著睡意與怒意的聲音困在亞度尼斯的喉嚨裡,他揪著今晚守夜的人員質問道。

「我們還在釐清發生大火的原因。」但顯然對方的回覆並不是亞度尼斯想聽到的答案,這使他更加憤怒與焦躁:「早上的時候我要知道原因,如果沒把起因找出來,你們將因為失職行為而被削去頭顱!」

裹著怒氣的命令幾乎判了在場大多數人的死刑,猖狂的烈火在奴隸勤快地動作下迅速被撲滅,也因為如此慌亂的氛圍,得以讓達米安等人能躲在暗處也不引起注意。

「我們躲在這裡真的不會被發現嗎?」少年不安地揪著身下破布,語氣裡的擔心卻不像是因為身後騷動而恐懼,一雙如黑曜石般的眼瞳有意無意瞥向科伊諾又看向達米安,似乎是希望他能回應他的疑問。

「我也不知道。」他們將科伊諾安置在堆積了數座石磚後方的小土丘旁,這是達米安所能找到最隱密的地方,「而且科伊諾傷的很重,也不知道是否能清醒。」

「他會醒來的!」

少年突如其來的大吼讓達米安感到詫異與驚訝,他示意對方放低音量,眼神警戒地盯著外面:「你到底是想救他還是害他,好不容易把他拖到這裡了,你是希望波斯人發現我們在這裡照顧傷患嗎?」

「我、我沒有,我只是覺得他一定會醒來。」

「他醒來到底對你有什麼好處?」達米安的疑問彷彿一顆堅硬的胡桃噎住了少年的喉嚨,噎地他紅了一張臉。

「我只是想幫他。」

冒著丟掉性命的風險也要去救他,就只因為這麼簡單的一句話?

達米安並沒有說出心中疑慮而是選擇閉口不提。

是什麼理由讓少年要如此包庇科伊諾,這個問題似乎還沒到揭曉答案的時候。

吵醒眾人的大火起因很快就被發現並交給了亞度尼斯。

「昨夜火災起因並非是我們人員疏失,而是有人縱火。」守夜的人員身體繃地筆直,白色長袍濕了大半,因為此時他的腦袋幾乎已經抵在閃著寒冷光澤的半月刀刀鋒之下。

「如何確定不是我們自己人的疏失?」德爾蘇紀看著裹上深墨色的木棍問。

「起火點位於棚子的後方,燃火的木棍是隨手可撿的枯木,與我們平日使用的木材不同。」

火之於波斯人是如此神聖,以隨地可撿的枯樹為媒介引起火焰,根本是褻瀆神的行為。

德爾蘇紀又提問:「所以起因是奴隸想反抗?」

亞度尼斯黑到看不清表情的面容讓守夜人知道這是一個攸關自己或他人性命的關鍵,沒有盡到看管責任的人可能會因為他不經意的回答而頭顱落地,但他又不希望以謊言回應,因為謊言是惡的起始,他們唾棄撒謊且編織謊言的一切行為,「或許可以逼問奧迪斯奴隸群中到底發生什麼事。上次淨洗時他曾在我們眼下引起騷動,可能奴隸群的不滿情緒主要是因他而起。而且昨夜奧迪斯似乎又在欺壓其他奴隸。」

德爾蘇紀知道奧迪斯在奴隸群中是什麼角色,但他引起的不滿,為何遭殃的卻是波斯人的棚子?

難道不是應該針對他直接引起暴力衝突嗎?

這席話中有很大的矛盾,然而亞度尼斯的焦躁與憤怒已經讓他無法發現如此明顯的不合理,只捉住了他所在意的關鍵詞彙,「為什麼是似乎?你們沒有派人去看到底發生什麼事嗎?」

「因為這些事情天天都在發生,我們以為會跟往常一樣。」

「如果跟往常一樣就不會發生今夜之事!出去後自己去領三十棍!」驅走守夜人前,亞度尼斯下達指令:「將奧迪斯帶到我面前。」

亞度尼斯簡單一句話,便將不知此事的奧迪斯拖了進來。

奧迪斯的處境就如同臉色慘白的守夜人一樣,但他的回答左右的卻不是他人性命而是自己的,就像他不給科伊諾反抗的機會,亞度尼斯也不給他解釋的機會,命人將他按在地上,直接割下右邊的耳朵。

「我發現不論是對你的忠告或其他奴隸的慘叫似乎都入不了你的耳,不知道割下一隻後,會不會幫助你的聽力更好一些。」淒厲慘叫的裝飾下,盛怒的管理者蹲下身,嘴裡吐出的單字像把能置他於死地的刀刃,「其實我最該挖的是你的眼睛,至於沒動手的原因,是因為我還需要你睜著眼睛找出縱火的兇手,這是我對你最大的仁慈。」

「我、我一定會找出那個該死的奴隸。」奧迪斯的額上閃著因疼痛而冒出的冷汗,龐大身軀抖若鬆垮不安穩的石山,隨手抽出一塊石磚便會應聲坍塌。

不遠處的達米安因為慘叫聲而回頭,恰好科伊諾也睜開了眼睛。

「你醒了!」少年的驚呼讓達米安收回遠望的視線,似曾相似的對話,就像是哲羅姆跟他說的第一句話,他來到這世界後第一次接觸到的善意。

「你需要一點水。」達米安拿起罐子將僅存的清水沾在對方嘴唇,但對方卻撇過頭,他看出了科伊諾的拒絕。

「我知道你,希臘小子。為什麼救我?」

「我沒有想救你。」達米安看向另一側的少年,「是他故意帶了火把要引起奧迪斯的注意,為了自保,我只好弄些小騷動吸引他們全部的注意。」

「我沒有故意引起奧迪斯的注意。」少年小聲為自己辯解。

「難道你是好心提醒我別去惹麻煩?那為何又要弄來一支火把?月光下並不會看不清楚道路,你卻故意燃起明亮火光,不就是為了引起奧迪斯的注意嗎?」

聽聞著達米安總結的事實,少年一張臉漲成了蘋果色。

達米安看著科伊諾,隨興的語句裡多了幾分嚴肅:「所以你跟他是什麼關係呢?為何他要用如此迂迴的方式找救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