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燈下的他、保護慾

唐納喜歡這座島嶼,不論是那份愜意自在又或是那股慵懶氛圍,都美好得讓他捨不得起床。

東昇朝陽沿著海岸線緩緩露出麥色光暈,富有精神的童音在尚為完全天亮之時,已經遊走在小巷道中執行每天被交派的工作,小小身軀揹著厚重牛皮包,響亮聲音沒被那沉重背包壓垮反而朝氣蓬勃地走跳在仿古地磚拚接的行道上。

「唐納先生,早安!」溫潤陽光還來不及爬進唐納五樓公寓的窗戶,小吉米的聲音已經早一步搖醒還在熟睡的男主人。

最初唐納只是覺得有趣所以向送報的小吉米揮手,不知何時開始小吉米只要每到樓下就一定會朝住在五樓的他打招呼。

唐納皺起眉,一臉迷糊地搔著亂髮來到窗前:「早安,小吉米,你還是這麼有精神。」聲音既慵懶又性感,饒是未經世事的小吉米都忍不住臉紅心跳。

「是的。」小吉米用力揮手,「今天天氣很好呢,唐納先生會去廣場嗎?」

「如果沒事情就會過去。」想了想,唐納問道:「小吉米今天想聽什麼故事?」

「戰爭,我想聽唐納先生在戰爭中保護藝術品的故事!」這是他第二次提起戰爭,眼裡卻沒有害怕而是興奮,那是沒有經歷過戰爭才會有的眼神。

他也曾眼睛發亮地看著站在聚光燈下侃侃而談的老師,聽著他說的故事,他所知道的一切,然後喜歡上藝術,那是很單純很快樂的日子,只管吸取老師傳承的故事跟知識,去了解所謂的藝術跟美學,然後日復一日,直到長大成人。

老師曾說藝術是需要被保護的,他可以平常如空氣無所不在,也能如黃金難能可貴,或許在這之前老師早已預料戰爭的來臨,才會教導他們,讓他們懂得藝術的美好。

戰爭一點都不有趣,小吉米,唐納看著男孩發紅的臉蛋,垂下的目光隱沒在睫毛下,果然小男孩就是小男孩,對戰爭就是這麼有興趣,他坐在窗緣幾乎半個身體都在窗外,小吉米的臉更紅了,「記得我上次跟你說要帶什麼嗎?」

「起士!」小吉米大聲說,「我會帶家裡做的起士去找唐納先生。」

「成交小吉米,那我就在廣場等你來嘍。」

「好的唐納先生!」小吉米答得很有精神。

「對了唐納先生,你睡覺都不穿衣服的嗎?你現在幾乎都讓人看光了。」

唐納看了自己一眼眉覺得沒什麼不對,「小吉米,你喜歡看嗎?」

「喜歡!」那是他夢想中的身體,帶有戰爭傷疤又強壯的成人身體。

「那其他人一定也喜歡看。」這理由有點荒唐但吉米一點都不介意,因為他太崇拜唐納先生了。

吉米離開唐納家時想著,自從遇到唐納先生後他覺得這份工作好玩極了!這是一個清爽又美好的早晨,想到那副坐在窗邊的胴體,小吉米臉又紅成小蘋果,也是個臉紅心跳的早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