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靈 番外:偷心賊

「博士,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結婚的樣子?」踩著黑色高跟鞋的女子問。

「沒有。」這個問題陳坤生根本就不用思考,「有心思想些我結不結婚還不如專心在實驗上,A實驗室裡的實驗體生命數據如何?」

「一切正常。」茱蒂道。

收到工作夥伴的回覆陳博士點點頭,實驗室又一陣沉寂。

茱蒂看著眼前專心投入實驗的男人,好像除了桌上的數據再沒任何事物可以引起他的注意。

就像沒有心一樣,一個沒有心的機器人只會啪達啪達重複輸入的指令。

茱蒂忽然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或許博士的心真的被偷走,被一個他們都不知道的偷心賊悄悄地帶走,因為沒有心自然無法感性地感受事物。

「什麼事這麼好笑?」陳坤生受不了茱蒂一直站在面前,他需要私人空間,非常需要:「沒事就出去。」

女性聳聳肩,她早已習慣博士毫不客氣下達逐客令,反正沒多久他就會發現今天應該要匯報給他的數據還在自己手裡。

其實茱蒂猜對了一半,陳坤生的心的確被偷了,但這不是他對其餘事情不感興趣的原因,而是偷走那顆心的偷心賊正是讓他全心投入實驗的始因。

茱蒂一離開,陳坤生幾乎迫不及待地離開自己的空間直奔帕拉伊巴所屬的實驗室。

感應卡一刷開金屬大門,帕拉伊巴的視線精準落在他身上。

「你真的好可愛。」空靈女聲緩緩蕩漾在空氣,藍色胴體的女性晃著腳露出美到令人窒息的笑靨。

鮮少跑步的陳坤生喘了口氣,拉拉領口整理好衣衫後才踱步走向女子。

「我怕你餓。」他給自己找了個滑稽的藉口掩飾自己的行為。

女子怎麼會聽不出陳坤生的意思,但她不想給他台階:「桌子上放了很多包血液,夠我吃到晚上你下班。」

「我是你的觀察者。」這次陳坤生底氣足了些,女子聳肩不置可否:「而我是你的觀察對象,嘿你怎麼不走近一點,我又不會吃了你……不,其實我想吃你,你知道的。」

看似漫不經心的語調卻讓陳坤生心跳漏跳一拍,曾經的夥伴被蟲蛀蝕的畫面一閃而過,爬滿實驗室的藍色小蟲像極了閃閃發亮的藍水晶,而帕拉伊巴則傲然地站在正中央,這一幕無可救藥地吸引自己。

我想擁有她,心裡的聲音不斷咆哮,我要她!

「我該怎麼做?」陳坤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會拋出疑問,一直以來他習慣回答肯定句。

詢問他人意願?不,這根本不像他會做的事情。

「你願意跟我結合?」雖然女子疑問不過陳坤生的答覆早在意料之中。

陳坤生舔舔嘴唇點頭:「只要你想,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

女子輕輕躍下培養皿,獨步走向逐漸陷入痴狂的人類面前,然後溫柔地從背後擁抱男人:「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很敬仰我,從我第一次甦醒的時候我就看見了。」挖魯伸出舌尖緩慢地刷過陳坤生的背部,白色實驗袍被舌尖微微勾起留下曖昧不明的水漬。

她很懂得如何引導獵物進入自己的狩獵圈,也很懂得如何滿足取悅雄性,赤裸的藍色胴體幾乎黏上了陳坤生,她牽著對方的手愛撫自己,揉弄著胸脯、輕輕地在他耳邊撒嬌。

當陳坤生以為自己在跟帕拉伊巴做愛,事實上他正將頭整個埋進裝有培養液的器皿裡。

透明藍繭伸出半透明的觸手,觸手先是撫摸陳坤生的臉龐爾後鑽進鼻腔與耳朵,分泌微電流與黏液開始侵蝕腐化大腦。

大腦被侵蝕的過程不會有半點痛苦,因為黏液會刺激大腦讓大腦接收釋放多巴胺的指令,所以整個過程陳坤生都處於相當放鬆快樂的情境。

夢裡的他正跟有著曼妙胴體的帕拉伊巴顛鸞倒鳳,褪去所有衣物的陳坤生張大了腿任由女子曖昧又情色地把身體全舔過一遍,帕拉伊巴有頭深藍色大捲髮,捲髮在她垂下頭時半遮半掩地擋去她吞吐性器的面容,這讓陳坤生有股衝動想將藍色頭髮掛置對方耳後。

女子吊著眼睛掃了他一眼,嘴巴開始往下滑,直至咬上垂在兩側的卵囊,她停了半晌忽然增加牙勁用力咬下,陳坤生因疼痛而抓緊了手底下的椅子。

「這是個好寶貝。」修長的藍色手指寶貝地捧起卵囊,好似手掌中盛放著什麼珍奇稀寶,「你知道嗎,存放在這裡的精子屆時會被我的體液完全取代,然後你的陰莖將產出我們的後代。到時候你會是我第一個精畜,開心嗎?」

「當然開心。」陳坤生瞇起眼享受帕拉伊巴玩弄自己。

沒想到女子的手忽然掐住了他的卵囊,將卵囊擠成鼓鼓的小球往前拉去,菁英科學家頓時成了被鍊子拴住的小狗,任由女子扯著性器將他往前帶去。

女子的笑容很嫵媚很動人,輕笑的聲音也如銀鈴般悅耳:「既然你願意當精畜,那我們就要進入下個階段了。」

「什麼階段?」

「我們要進行一個儀式。」女子勾起唇角回答得很簡單,「一個讓你真正成為我精畜的儀式。」

「這席話聽起來像是結婚。」話一脫口,他忽然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這麼天真爛漫的想法不適合自己,不過他也未曾想過自己會以這副模樣任由女子玩弄於手掌心。

藍色女子頓時覺得有趣:「你想跟我結婚?」

我想嗎?

陳坤生也困惑:「我無法想像我結婚的樣子。」

「你會做夢嗎?」精神體突然問道。

「我不喜歡做夢。」

女子啊了一聲,反覆揉壓掌心的陰囊,因為勃起的關係卵囊變得有些緊實但手感還是很好:「你應該學會做夢,因為成為精畜後的日子幾乎像天天在夢,不知何時清醒何時在幻覺中。」

「我討厭無法掌控的感覺。」陳坤生皺眉,但他此刻卻一步步將自己的底線一退再退。

「看來你有很多要學習的事物。」這語氣好像說的是進度落後一樣輕鬆:「我們需要多練習。」

「練習什麼?」

「做夢呀。」女子給了他一個大微笑:「我的好孩子,你該嘗試放鬆自己,這會讓你很快樂。」

陳坤生盯著她,深藍色的瞳孔恰似一片汪洋深不見底,接著他聽到了自己的聲音。

「我該怎麼樣才能做夢?」

帕拉伊巴顯然相當滿意陳坤生的好學:「靠想像,想像你最想要做的事情,或者最想要的東西。」

「我想要你。」陳坤生說。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女子的聲音猶如愛語般輕柔:「繼續說下去呀。」

「我想要進入你,擁有你,讓你只屬於我一個人。」

「所以我讓你當我第一個精畜,這樣你也只屬於我一人。就像結婚一樣。」帕拉伊巴頓了頓,又道:「等後族興盛起來,我會在所有族人面前上你,讓他們知道你就是我的精畜,是我最特別的精畜,然後接受族人對我們的憧憬與祝福。」

「聽起來很美好。」陳坤生低下頭,再度吻上女子。

而現實中浸泡在培養液裡的他在大腦被侵蝕的快感下勃起,藍繭加重了侵蝕的深度,這讓陳坤生的身子瘋狂顫抖,那些刺激讓躺在褲子裡的性器因為高潮而射精,含有無數精子的白濁在淺色牛仔褲中染出一片深色水漬。

作者語:
樹靈到這裡就告一段落啦,謝謝一路陪伴的夥伴們。
接下來預計會將樹靈製成電子書,裡面會收錄第二個結局以及其餘番外。
後續進度會在噗浪公告,謝謝大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