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靈 番外:雖然喜歡,但還是受不了他們的惡趣味。

伊森已經習慣跟兩顆守護樹生活的日子,但還是受不了他們的惡趣味。

他知道霖跟霜的射精量很驚人,但是他最受不了的是,這兩樹會故意把他的肚子塞得滿滿滿然後把小德魯叫到面前。

我的天啊,為什麼你們就是喜歡玩這種把戲!

伊森最後總結為—虛榮感,就像是小孩子擁有寶貝玩具一樣,喜歡捧出去炫耀。

其實伊森不是真的這麼頻繁與族人性愛,除非是孕育期或者有重大事件發生,不然他們不喜歡孩子擅自與伊森性交,畢竟霖跟霜的佔有欲相當強,可說也奇怪,他們不樂見伊森與孩子單獨性交卻不排斥他們性愛的時候讓族人欣賞。

時間軸往前拉一些,在霖還不能適應跟另一個守護樹分享伴侶的那個時候,他們常為了誰先誰後而吵架,像極了幼稚且尚未長大的孩子。

「你能不能不要總湊過來。」霖黑著臉,相當厭惡當他在撩撥伊森時有不屬於他的藤蔓也在撩撥伴侶。「實驗室長大的就要守規矩。」這是他很常用來諷刺霜的用語,指他應該要安分守己。

霜怎麼會是這種人呢,他繼承了霖的基因,當然也繼承了固執的地方。越是要安分守己,就越是跟你反到底。他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藤蔓戳進伊森屁眼然後挑釁地對霖哼了聲。

伊森最受不了他們這些幼稚舉動,但身體到底誠實又敏感,在未打招呼的情況下進入,身體自然會產生反應,這一切霖都看在眼裡,逐漸勃起的性器彷彿是拉開賽局的旗子,霖危險地瞇起眼睛,你以為只有你可以讓伊森有反應嗎!

他也讓自己的藤蔓進入伊森的肉穴,伊森覺得體內簡直變成了攪拌機的器皿,兩顆守護樹的藤蔓居然毫無顧忌與憐惜地在裡頭瘋狂戳刺,你們是要從裡面榨出什麼東西嗎!能不能稍微考慮我一下!

伊森有時候會為這不尊重自己的行為而生氣,但往往當他要離開時,反而更觸怒這兩位涉世未深的年輕生命體。

他們將伊森的反抗視為不滿意他們的撩撥,要不是有對方的打擾,他老早就跟伴侶打得火熱了,他們彼此想。

「伊森要去哪裡?」霜控制著藤蔓將伊森的手固定在空中。

「伊森想跟其他族人玩?」霖則是讓藤蔓圈住伊森的腰跟腿,讓他的身體不至於承受太大的壓力。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他們真是越來越有默契,但還是很討厭這樣共享伴侶。

「我、你們……」伊森赤裸裸地掛在半空中,而他們兩人的藤蔓已經肆無忌憚地戳刺他的肛門了。這種無法控制的刺激感的確為伊森帶來新鮮感,有些危險有些心跳加快。

霖跟霜的目的本來就不是要聽伊森的解釋,他們是為了證明自己比對方強、更能滿足自己的伴侶。所以當伊森拎到他們面前,那肥碩的擬態陰莖自然是長驅直入。

「啊啊……你、你們不能這樣……」被進入的青年倒抽一口氣,該死的,你們怎麼這麼幼稚,居然一起進來!一起進來就算了居然還不擬態!

以往都還會擴張慢慢來,這次兩隻一次到底伊森覺得下身有種快被撐壞的錯覺。

陰莖突起物不斷打磨前列腺,他都快要發瘋了,吊掛在空中的身體拱起了個有力的線條,他現在就像是被串在竹籤上的魚只能不斷扭動身體。

「伊森把我咬得很緊。」霖惡狠狠地說。

「才怪!是把我咬得比較緊!」霜用力頂進去,像是為了證明什麼。

可憐伊森被頂得要喘不過去,陰莖隨著他們的抽動不斷溢出透明液體。

他們這無聊的爭鬥持續了不算短的時間。

伊森的雙腿被迫張到極限,勃起陰莖就在他倆面前一晃一晃射出精液。

乳白色的液體羞恥地沿著根部滴落地面,他們都故意不去照顧那陰莖,而伊森也沒讓他們失望地單用屁眼就達到高潮。

「是我先操射伊森的。」

「才怪!是我!」

他們在伊森體內射進一拋又一拋的精液,霖咬住伊森的嘴唇大肆吸吮,而霜也不甘示弱,照顧起伊森已經成熟的乳頭。

只要一點點刺激,那遭到開發的乳頭就像是顆多汁的果實吐出鮮甜的乳汁。

或許是考量到過度縱慾對伊森的身體不好,最終他們還是將伊森的馬眼堵上,卻沒有停止在他的身體裡馳騁。

「要死了……哼哈、不要……不要在頂那裡……」伊森被操到哭不出聲來,與他們的性愛總是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這就是伊森有些受不了的地方。

腸內薄膜緊緊絞著那具有殺傷力的陰莖,伊森多希望他們能趕快退出自己的身體,但顯然陰莖的主人一點都不想,任由突起的顆粒放肆輾著能觸碰的地方。

直到不速之客來打擾,他們不得不放下可口的伴侶。

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的狼蛛居然出現在穆拉薩的地盤,想來是為了找尋交配期的養分,雖然很可惜,但霖跟霜還是立刻退出伊森的身體,雖說退出伊森的身體卻沒有要放開伊森的打算,他們的對決還沒有結束,兩棵樹靈打算等解決了那些愚蠢的狼蛛後再來爭辯誰更能讓伴侶達到高潮。

而伊森居然就這樣被兩人放置不管,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遭到情慾染透的身子終於得以喘息,但被射在體內的精液卻無法排出,它們全被藤蔓堵在裡頭。

真是該死的守護樹!此時伊森多想對著那兩棵智商不足的植物咆哮,怎麼會有人用這麼幼稚的方式在爭論!

反覆遭受陰莖貫穿的肉穴敏感至極,肚子裡又都是精液,伊森深深覺得他是不是不應該再讓他們這麼胡來,再這樣子他遲早精盡人亡。

「母親。」軟軟童聲響起,伊森扭過頭看到小德魯爬了過來,這個小德魯有些傻傻呆呆,所以總是黏著伊森,但現在伊森可不想這個樣子被他看到啊。

「母親,你在幹什麼?」小德魯歪著頭,搞不清楚為何母親的手跟腳都被藤蔓固定在空中,還有跟綠色繩子塞在母親的身體裡。「母親難受嗎?」

聽到這句,伊森知道慘了。

就在小德魯抓住塞在他體內的藤蔓後,伊森瞪大眼睛死命夾緊屁眼,別扯了,我可愛的小德魯,這是為了塞住你父親們的精液,如果流出來他們可能還會再激戰一回,而苦的絕對是我!

「很緊。」小德魯說。

當然緊了,不緊還得了!

別拔了!真的!拜託你表現得跟你平常一樣好嗎,能不能不要這個時候這麼機靈。

可惜平時呆蠢的小德魯這時居然覺得自己有義務要把母親體內的藤蔓拉出來,就在他的父親解決部落問題時,他也正在製造伊森的新問題。

也不知道是伊森太會夾,還是小德魯力氣太小,這有趣的畫面居然持續到了霖跟霜解決狼蛛趕回來。

兩人環著手看著有趣的場景,惡趣味地控制藤蔓,讓藤蔓一下進入得深一點一下子像是要全部拔出來。

既然回來了,還不快點把小德魯抱走!伊森瞪著兩棵幸災樂禍的樹靈,一個沒注意,小德魯居然真把藤蔓拔出來了。

伊森體內的精液全部噴出體外,站在前面的小德魯首當其衝,被噴得措手不及,還不小心被自己母親的精液嗆到嚎啕大哭。

伊森想死的心的有了,而屁眼還在不斷噴出精液。

誰知道這一幕居然無可救藥地煽動穆拉薩的守護樹,這場景真是太讓人……興奮了。

他們真是愛看伊森忍不住體內精液而噴出的畫面。

從此之後,他們兩人總喜歡將伊森的肚子射得鼓鼓的,然後招來小德魯或者小赫拉,尤其最蠢笨的最好。

「父親,你們在幹嘛?」

霖用藤蔓推著小德魯來到身邊,讓他在伊森面前坐好,而霜則是拉住伊森的雙腿使之固定。

別再來了,肚子裡不斷晃動的精液把伊森搞得滿臉通紅,你們能不能不要再玩這種該死的遊戲!

「我們要教你一些基本常識。」霖說得臉不紅氣不喘,他蹲在伊森的身旁,手指抓住堵在上頭的藤蔓,「你要靠近一點,對,再靠近一點,等等噴出來的東西你要乖乖吃掉喔,那是最有營養的東西。」

小德魯聽得可認真了,小小臉蛋堵在伊森的肛門前,霖跟霜對看一眼,抽走塞在伊森體內的藤蔓。

但伊森怎麼可能讓慘案再次發生,他死命地夾緊肛門,忍得臉都紅成了蘋果。

小德魯奇怪地看著沒有東西跑出來的肉穴:「父親,沒有東西呀。」

這下子霖更高興了,他用哄騙的語氣說道:「是的,有時候會這個樣子,你只要用手指去挖就好了。」

「像這樣子?」小德魯伸出胖胖的手指戳進泛紅的肛門,那瞬間,龐大精液從伊森的肉穴噴出,小德魯頓時被這景象嚇著了,白色黏液噴了他一身,隨後又不忘父親跟他說過的事,立刻堵上去啃咬那富有營養價值的液體。

眼前的景象顯得情色又背德,一個小小孩居然趴在伊森身上吃精液,還是他跟人做愛完後射在裡頭的東西。

伊森多想要把自己給埋了,就算那東西真的對他們有營養作用,但能不能不要這樣玩!

直到伊森體內的精液都排得差不多,霜揪起小德魯問:「好吃嗎?」

滿身精液的小德魯舔舔嘴,高興地露出大大笑容:「好吃!而且很好玩!」

嗚嗚,伊森扭過頭,拜託,讓他死了算了!

當然在他們做了這些事情後通常伊森會很生氣,但是他們總是樂此不疲。

而這樣的行為幾乎成了伊森日常的一部分。

霖跟霜也逐漸能接受與彼此分享伊森,因為不這樣做,這遊戲可玩不下去,他們還想看伊森露出羞恥的表情。

「如何,今天還要再來嗎?」霜看著氣鼓鼓的伊森,問著一旁的幫兇。

「當然。」霖看著氣鼓鼓的伴侶走遠,然後計畫下一次要抓哪個小德魯來讓伊森羞恥。

樹靈 番外:雖然喜歡,但還是受不了他們的惡趣味。 有 “ 2 則迴響 ”

  1. 我居然真的找到了
    我記得很久以前,在一個現在已經不見的app上看過這篇文,這幾天突然想起來,這可是我作最開始碰到的高H文啊,但是好像跟印象中的多了很多東西,變得更完整了

    Liked by 1 person

    1. 哇,謝謝你還特別搜尋這個故事。
      樹靈的確修正補充了很多細節跟劇情,讓故事更完整。
      歡迎常來坐坐、互動,以後會繼續更新其他故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