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靈 盛宴 3

「你分心了。」霜吃味地掰過伊森的臉。

他一點都不想跟人分享伊森。

看到另一位樹靈瞪自己,嘖……我勉為其難跟你分享。

勉為其難?

霖的手覆蓋伊森大腿用力往下壓,小麥肌膚的青年瞪大了眼,拍著綠色手臂像是在求饒。

伊森是我的,誰跟你勉為其難分享了。

較勁意味瀰漫在兩樹靈之間,他們從未共享伊森過,誰先誰後、誰上誰下頓時成了競爭主軸,伊森宛如祭壇上顫巍巍的羔羊任人宰割。

「實驗室出來的就是沒規矩。」霖咬牙道。

「大地出生的就是野蠻。」霜冷哼,渾然忘了先前自己是怎麼樣費盡力氣想融入部落。

看穆拉薩的樹靈如此幼稚爭吵就知道情慾果然容易令人失去理智。

兩根長著黑疣的綠色陰莖沒半點分寸地用力擠進青年體內,上下兩個洞塞得密不透風,伊森只覺得自己快要窒息。

口腔與鼻翼裡全是黏呼呼的腥味,吐出來的氣息彷彿都沾染了精臭味,他覺得身子越來越熱,有股熱源不斷自腹部擴散。

體內種子飢渴地尋求樹靈的精液,細小氣根閃開肌理與血管掙扎突破伊森肌膚攀住樹靈的手,他們的精液對種子來說是極具吸引力的存在,以往種子已經習慣吸取一個樹靈的精液量了,猛然湊齊兩個樹靈也難怪伊森體內的種子如此活躍激動。

當伊森的氣根戳進他倆表皮層時霖跟霜身子同時一顫,競爭念頭才偃旗息鼓。

霜緩慢退出青年口腔,被口水濡濕的陰莖上連有一條條銀白細絲,那些細絲依依不捨地從陰莖上拔除在空中蠕動了幾下又收回青年口中,霜怎麼看都覺得伊森的氣根可愛極了,要是讓那些氣根按摩龜頭一定爽死。

起了這念頭,他再度興致勃勃地將陰莖堵過去,龜頭故意摩擦著嘴唇好像在替對方塗綠色口紅,伊森也配合地開嘴利用靈巧舌尖舔弄馬眼,舌尖上的氣根柔軟得像把柔毛刷子,一下下刷在炙熱滾燙的龜頭上,爽得霜差點站不住腳:「伊森的氣根真棒!」

他從沒試過這種玩法!

一旁的霖也感受到伊森身體的轉變,他很明白這具身軀將不再是人類,他終於要成為一棵植物。

「伊森舒服嗎?」霖的額頭輕輕抵上青年的背,腰一上一下頂弄。

好舒服……舒服到欲罷不能,伊森吸吮著粗肥的性器手還不忘揉壓垂在大腿內側的卵囊。

緊窒腸壁貪婪吸附樹靈的性器,緊密貼合的薄膜清楚感受到陰莖上恐怖又讓人酸爽的凸起物,那些黑疣總能輾壓到伊森最敏感的那一點,操到他舌頭收不回去,只能像隻母狗張大嘴喘氣。

氣根與樹靈連接後,他有股自己徹底屬於穆拉薩的體悟,不論是身體、心靈還是神智都已經脫離他曾誕生的世界,他享受這些性愛、承受大地的祝福、接受身體的改變,他是穆拉薩樹靈選定的伴侶,終其一生注定扎根於此。

完全陷入快感的身軀頻頻顫抖,現在前後都被塞得滿滿唯獨陰莖還空著,被開發過的尿道不塞點什麼就覺得有點空:「陰莖發騷了,要東西進來。」

吐出嘴裡的性器,伊森如此說道。

霖能抗拒嗎,當然不能!

藤蔓立刻纏上伊森勃起性器,先是在上面滑弄頂開馬眼,然後緩慢地侵略那極為敏感的尿道。

「啊哈、進、進去了……騷陰莖又被幹了,好舒服,陰莖好舒服……」抽插的藤蔓帶出許多透明液體,伊森的身子以及腹部都誇張顫抖著。

尿道被撐開進入的感覺讓人興奮到腳趾用力埋進土裡,伊森吐出幾個混濁音節然後扶起勃起性器方便藤蔓進到更深處。

他愛死陰莖被操的感覺。

看到伴侶享受的神情,霖掐上了伊森的腰,開始用刁鑽角度兇猛頂幹,幹到身下的人浪叫不止:「啊哈、操開了……好會操、好厲害……」

操到熟透的肛門一張一縮貪婪地咬著陰莖,霜看得有些眼紅,忍不住將手指戳進已經塞了霖陰莖的騷穴。

伊森浪哼一聲,操紅的屁股扭得可起勁,簡直像是在邀請他進入一樣。

霜嘗試動了動手指,同時受到括約肌、陰莖擠壓的手指頓時窒礙難行,但伊森體內的高溫卻讓人有種懷念的感覺,那時候在實驗室他就是這樣擁有這副身軀,一想起伊森的滋味,霜急躁地扶起性器抵上伊森屁眼,龜頭戳刺著那滿到快進不去的入口,接著下身猛地一挺直接幹進去。

屁眼一下進入兩隻陰莖,過多的刺激讓肉穴不斷收縮,收縮到埋在體內的兩人紛紛倒抽一口氣。

但是好爽,下一秒,那兩隻陰莖便輪流幹起伊森,而且還貼心地繼續照顧他的陰莖。

伊森只能一隻手扶著遭到侵犯的男性器官,一手撐在霖的腹部,如同浪潮般席捲而來的快感讓他分不清楚方向只會浪叫。

一旁的里也玩得很開,他跪在地上讓崎駿以人馬之身貫穿。

明明是過分粗大的陰莖他卻吃得相當輕鬆,一邊全身顫抖流著口水,一邊夾緊屁眼享受馬陰莖的操幹。

此時的里簡直就像串在陰莖上的肉塊。

「啊哈、崎駿的陰莖好棒,好會操……」里的兩旁是崎駿的前腳,他就像頭母馬被公馬騎。

崎駿故意壓低身子讓陰莖進到前所未有的深度,這下子頓時把里操得哀哀叫。

「要死了、啊哈要被陰莖幹死了,好痛⋯⋯啊、好爽⋯⋯」 里深深著迷馬屌進入體內的痛感跟爽感,彷彿就算會被馬屌捅死也甘之如飴。

他就是如此病態地想被馬操。

「里是部落裡最騷的母馬。」崎峻一邊幹還不忘說些葷話助興。

「嗯哼⋯⋯我是騷母馬,騷母馬要被馬屌幹死了,馬屌好大、好會幹。」里接起話來完全不生疏,可見平時這些對話一定沒少過。

壓在他身上的崎駿先是一陣猛幹,接著噗哧噗哧地將白濁射進肉穴裡,射得里直哆嗦。

在他還處於高潮未過時,崎駿又重新挺起腰,往正在痙攣的身體裡開啟新的一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