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靈 對不起 5

柯達強壓那亞向分支道歉的隔天,穆拉薩族人看到柯達黑著眼圈出現在眾人面前,心底給那位勇氣異常的德魯比了個讚,不容易呀不容易,見對方神色自若地與他們狩獵絲毫不在意臉上那無法忽視的瘀青,每個人都識相地閉口不談。

不過大家閉口不談,不代表伊森不知道部落發生了什麼事,原因無他,只因霖絕不會隱瞞他任何事,就算是那亞犯了這麼嚴重的錯誤,樹靈也絲毫沒有要替赫拉隱瞞的意思。

那亞為了傷害霜而讓族人差點送命,這不是道歉就能帶過,起初伊森氣炸了,樹靈看著伴侶跳上跳下覺得很有意思,反倒是一旁受傷的霜好像不是當事人一樣不見一絲怒氣。

不得不說,這次霜在這件事情上處理得很好,相較於那亞的衝動,他的作為反而讓自己顯得沉穩更有度量,因而使其他族人願意嘗試接受他。

「伊森不要生氣了。」霖將阿姆果洗乾淨遞給伴侶,「這個很好吃,你吃吃看。」

伊森說了聲不,但最後紫紅色的果子還是塞進了他嘴裡。

阿姆果一入口,果子特有的香氣便從喉腔化開,帶有一絲甜與酸,伊森還是在生氣,嘴巴卻不爭氣地自己張開,霖笑了笑又塞了果子過去。

「你從剛剛就一直在忙,到底在忙什麼?」發現當事人從方才到現在一句話都沒說,伊森湊上去問。

霜也不藏手中的東西,大方亮出:「給你的毛皮,打獵時特意留的。」定眼一看居然是霍猿的屍體,表皮沒任何損壞,看得出來狩獵時有特別小心盡量不碰傷,伊森不禁哭笑不得,都發生了這種事情,為什麼眼前兩位樹靈居然可以如此閒情逸致一個削水果一個剝毛料。

算了算了,只有自己氣得跳腳總覺得好蠢,伊森坐回古樹旁深深吸了口氣。

「伊森說要培養我們對彼此的信任。」青年狐疑地看著剝著毛皮的樹靈:「所以再給我們一點時間,也給那亞一點時間,他會自己來解釋的。」

霜看了眼伊森又將視線移回手中正在處理的毛料,手上小刀細膩地處理著毛皮上多餘的肉塊。

伊森總覺得霜好像有哪些地方不一樣了,以前的不安與浮躁好似假象,如今整個人穩重許多,就好像落葉歸根的樹苗,終於扎根入土,不再隨風動搖。

他扭頭看向霖,霖遞了個笑容給他:「阿姆果好吃,伊森多吃點。」

於是他又張開嘴,接受了美味多汁的果子。

「你自己處理。」伊森最後說道。

這句話不是放棄的意思,而是相信霜能處理好這件事

或許霜說的對,再給他們多一點時間緩緩情緒,看他們會有什麼動作,而且這件事自己的確不該插手。

不過沒想到幾天過去了,居然不見那亞前來,就連部落跟狩獵都很少看到他。

原來那亞逃了。

逃避面對自己曾做過的事實,躲著伊森避開其他人。

「就說你是膽小鬼。」熟悉的嗓音自身後出現,柯達帶著一串魚乾走了過來:「什麼時候回來。」

那亞哼了聲,充耳不聞。

柯達再了解不過眼前的赫拉是什麼性格,看似好強倔強,實質上彆扭又愛逃,所以那時候他才會強壓那亞逼迫著面對自己,要是那時候真讓他逃走,那現在自己可能也是找不到那亞的其中一員。

「另一位父親已經回歸穆拉薩,他說不想任何一個族人留在外面。」

「你現在也聽他的話了?」

「他是樹靈,我為何不能聽?」

赫拉癟了嘴,低頭戳弄火團,撥開的樹枝燒得劈啪作響,「謝謝你的魚乾。」

看樣子這話題是沒辦法再繼續下去了,「我隔幾天再來找你。」柯達放下魚串轉身離開。

又隔幾天,夜晚降臨,樹叢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那亞以為來的是柯達,殊不知從樹叢裡出來的居然是霜。

霜的出現驀然讓那亞想起了自己一邊哭泣一邊喊著父親的羞恥畫面,他扭過身準備逃跑,藤蔓卻早他一步先拉住了他的手腕。

「別跑了,我不會對你做什麼。」霜坐到火團旁,伸出綠色手臂烤火:「不是柯達告訴我你在哪兒,是我自己找到的。」

此話不假,柯達的確沒有帶分支來找那亞,而是帶了那沙那羅以及跟著這兩個赫拉屁股後面跑的德魯們過來,他們才剛走到附近就感受到另一個樹靈也在這裡,彼此互看一眼,都各自爬上樹給自己找了好位置。

原本他們是想來勸那亞的,但既然另一個樹靈自己出馬,現在好像也輪不到他們出場,索性找個位置看看他們怎麼談。

「要肉條嗎?」那亞尷尬地遞了肉條過去,好在霜沒有不給面子。

「那亞,伊森一直在等你回來。」霜啞著嗓音,輕聲說道。

現場一陣沉默,平時還有蟲鳴的森林此刻居然安靜異常,只剩火薪燃燒的聲音。

赫拉緊張地嚥下口水,喉結上下滑動:「我會回去,但不是現在。」

「你是不是怕伊森生氣?怕霖生氣?」霜問:「還是你怕我抓著這件事,故意弄你?」

那亞不點頭也不搖頭,就只是低頭看著火團。

只要他心虛,都會低頭。

「我不會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因為我能理解你的不安,不安我回來後會不會再次傷害穆拉薩。那亞,能不能給我一次機會,相信我。」霜的語氣溫柔而堅定,那亞不禁抬頭看向樹靈,相連的根傳來了對方的心思與情緒,帶著忐忑不安卻堅決不退讓,那亞沉默了許久,才終於開口,那聲音猶如星火忽明忽滅,但燒沒的灰燼總算又重新燃起。

「父親,母親會不會生我的氣。」

沒有人壓著強迫自己,那亞打從心底喚出這聲父親。

霜露出笑容,「伊森不會生氣。」

聽到答覆,那亞安心回部落,向伊森解釋了自己的行為並認錯。

然後,部落響起了響亮的拍打聲,聲音之大,驚得族人都跑出來看發生什麼事,直到看見那亞被扒了身上的皮料,趴在伊森腿上露出小麥色屁股,好奇的族人便紛紛縮回頭去各自散場。

霜沒說謊,「伊森的確不會生氣,但會打屁股。」就像那時候他做錯事一樣,不會對他發脾氣,但會用伊森風格的方式讓自己知道錯做事該受罰。

惹火伊森絕對討不到好果子吃,就連伊森最寵愛的赫拉也一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