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小鎮]千層蛋糕 上

今日歐羅菈家有客人來臨,法比歐.莫里蒂沒了晚飯早早結束工作後便外出閒晃。
在紅燈前停下腳步,越過這個路口後再走一段就是R酒館,雖說是家只招待中年男性的怪店,但不得不佩服店家在酒這方面很對自己的味,店內氛圍也還算….舒適,只要別被搭上的話。

微蹙著眉思量,燈號轉綠後下意識地跟著往前,回神後早站在酒館門邊。

推開木門,和吧檯內的人員眼神招呼後,法比歐挑個離電視距離適當的吧檯位置入座,粗魯的動作似乎驚擾到一旁的男仕,男仕往自己瞅了眼,一絲不苟帶有點書卷氣息,他猜想著這應該不會是個麻煩人物吧。

「…你好。」簡短地和對方點頭致意,他轉頭向店員點了杯 黑啤和辣香腸配薯條,電視正轉播著自己常關注的球隊賽事。

「晚上好。」唐納.赫曼給了善意的微笑。
自從上次在R酒館認識皮諾丘之後,唐納越來越喜歡來到這個燈光微醺的空間。
所以只要對方釋出善意他也不會吝嗇回應。

這裡就像是另一種型態的博物館,每個客人身上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不管是公開談論亦或者只藏在內心,故事孕育出這些人,而這些人也因為故事而獨特。唐納就喜歡坐在吧台那兒,喝著啤酒,聽著、看著、笑著面對眼前的這一切。

今天唐納點的不再是義大利的家常啤酒,而是來自英國的黑甜梅酒,雖然是水果酒卻也還是啤酒的一種。與之前的濃郁酸澀感不同,那是種果香甜味卻不膩口,唐納愛極了。

電視上轉播的球賽才剛開始,唐納有些意興闌珊不過剛來到酒館的男性似乎對球賽很有興致,所以他開口問道,「你覺得這場比賽如何?」

法比歐的視線從螢幕移開對上那雙綠眼想了想。

「看到黑白球衣的那隊沒?他們是去年聯賽的冠軍,對上去年排名第四的球隊,沒搞砸的話取勝是沒問題的。」
簡短地對螢幕比劃解說重點後,他向送上餐點的服務生微笑致謝,直接用手抓根薯條吃下,「平時對足球聯賽有興趣嗎?」

「偶爾會看。」只不過都是來R酒館的時候看,關於這點唐納識趣地沒有提。

「你很常來R酒館嗎?我好像沒怎麼見過你。」因為R酒館不是每天都會播球賽,只有固定一、三、五播足球,其他時候是影集或者電影。
所以唐納猜想,對方應該很熟R酒館撥放的時間。

殊不知唐納友好問候居然引起了法比歐的警戒。

是那種每天守在酒館物色對象的傢伙嗎,內心閃過猜疑但法比歐還是回應了唐納。
他搖搖頭待嘴裡的食物咀嚼下嚥後才開口,「我載客往返這的次數可能還比當顧客多,覺得我面生很正常。」

抬眼一看,冠軍隊的前鋒正帶球直逼球門,可惜遭敵手後衛守下。

「原來是計程車司機啊。」唐納了然地道,「你好,我的職業是博物館管理員,我叫唐納.赫曼,剛搬到這裡」舉起玻璃瓶,瓶中紫紅色的液體隨著玻璃而晃動。

螢幕中的球隊攻守交換,球落入了敵手手中,唐納看著球塞,有了那麼一點點的緊張感。


「噢,法比歐‧莫里蒂,叫我法比歐就好。」跟著舉起酒杯致意,水珠沿著杯身落下數滴,此時奪回控球權的冠軍隊靠著盤球與短傳再度直逼敵方球門,射進的一球終於突破雙方掛零的局面,看到這一幕法比歐忍不住笑了笑才又接下去,「博物館管理員啊,想必赫曼先生對歷史或是古董藝術品這一類都十分了解吧。」

帶著笑意的眼神有著讚許,「這小鎮雖不像大城市那樣,但風景可漂亮了,有機會再跟你說幾個私房景點。」

「當然好。 」 對於剛來到R鎮的唐納來說這絕對是一個棒透了的提議。 「希望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面莫里蒂先生。」雖然法比歐說可以直接喚名,但唐納覺得有些不妥還是稱呼法比歐的姓,不過貌似對方不怎麼介意。

他看了看時間,在時針與分針都指向九的時候他起身,道:「時候不早了,晚安莫里蒂先生,祝你能有個美好的晚上,也祝你支持的球隊抱得勝利。」

「噢,謝啦。」法比歐沒有多想,只是簡單揮手向對方道別便回頭繼續關注在球賽上。

沒有詢問聯絡電話也沒有詢問住址所在,唐納走的瀟灑,因為不管是不是客套他覺得還是把這個回憶留在這裡就好。

能不能遇到就是緣分,而他一直很喜歡這種出其不意的驚喜。

他跟其他人道別,留下喝一半的黑莓酒獨自在吧檯上,果然水果酒對他來說還是太甜了,離開時他如此想。





假日上午,陽光被鉛灰的雲層蒙上而有些黯淡,即使已經進入春季但氣溫卻還未跟上,吹來的風盡是寒意。

這一天本來沒多少旅客要接送,但前晚受歐羅菈之託所以帶上兩位外甥到外頭採購,而後又在奧莉安菈的拖拉下到廣場逛街,當然還包辦了各種花費,此時三人正為了甜點店而僵持在騎樓。

「一起去那家嘛~好嘛好嘛~~。」奧莉安菈扯著法比歐的手臂說道,小女孩撒起嬌來總是可愛,但他可從沒這麼想過。

「你付錢我們就去。」法比歐一臉漠然,兩手插在口袋裡不打算理會。

「叔叔,拒絕對她是無效攻擊喔。」 一旁的柯西莫道。

「莫里蒂⋯⋯先生?」

「诶?」法比歐聽到有聲音叫自己,瞇眼盯著想了一會,這才想起是上次在酒館同自己搭話的傢伙。

「啊,是…赫曼先生?」他舉起空著的手向對方打招呼,兩個外甥則傻愣愣地盯著。

「沒想到這麼巧,他們是你的小孩嗎?」小女孩拉著莫里蒂的手似乎吵著要去眼前的甜點店。

「我的小孩要這麼吵我還不丟進海裡,他們是我妹妹的孩子,這位妖怪是奧莉安菈,這是柯西莫。」兩手搭在兩位外甥後背,先是分別替赫曼介紹後,再將赫曼介紹給兩位外甥,「這位是赫曼先生,是一位學識淵博的博物館管理員。」

「……你好。」柯西莫短暫瞧了眼赫曼的臉隨即撇開,視線落在赫曼腳邊的某個點。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赫曼先生別聽叔叔亂說,他還無法面對我比他聰明的事實。」奧莉安菈道是笑嘻嘻地向赫曼揮手。
被虧的法比歐道是沒有太大反應,像是已經習慣用念稿的口吻說道,「是是全世界就你最聰明,智商2000。」

「你們好。」唐納露出笑容低頭向兩位孩子打招呼,「其實我沒有你們叔叔說的那麼厲害啦,就只是普通的管理員而已,以後有空可以來博物館找我,只要我沒事情可以帶你們參觀博物館。」

或許是莫里蒂他們的互動太有趣了,唐納不自覺送出邀請。

「耶~謝謝你赫曼先生,我下週剛好有個和古陶藝有關的報告要交,我可以—。」興高采烈的奧莉安菈還沒說完就被法比歐打住。

「笨蛋,功課給我自己寫。」

看著如此活潑的叔姪,唐納好奇地問道:「對了,你們在這幹嘛?」

「噢,我們剛吃完午餐在附近逛街,這傢伙吵著要去甜點店吃下午茶。」法比歐一臉嫌棄地看著奧莉安菈。

嫌棄的這麼明顯好嗎,唐納很想吐槽法比歐的真性情。

「赫曼先生也一起來吧?那家的鬆餅真的超~好吃喔,叔叔會請客的。」

「喂…你這樣亂問赫曼先生會很困擾啊。」他的錢包也會很困擾啊。

「這個提議真不錯。」不過在看到某人的臉有點垮下來後,唐納接著說,「但我記得這裡有個可以一起做甜點的教室,只要攜帶小孩就有打折,說不定你們會感興趣。」

「嘿~~做甜點很有趣!難得來這去看看吧。」奧莉安菈一副躍躍欲試。

「….我沒意見。」柯西莫則在一旁應聲。

「賭1元,你學了之後回去兩小時內一定忘光。」 法比歐潑冷水道。

「齁你這人怎這麼沒趣啊,難怪都沒什麼人約硬要我們陪你逛街。」奧莉安菈對著法比歐翻了個誇張的白眼。

「還不是有些傢伙每次都亂占用我的時間。」法比歐維持形象的耐心所剩無幾。

奧莉安菈直接忽略叔叔的埋怨,開心地看著唐納,「赫曼先生待會有事嗎?要不要也一起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