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死人

108/01/22 很有沒有做夢了

準確來說,是夢一個故事

其實還是有在作夢,但夢都零零碎碎的

有時候懶得寫 有時候是忘了寫

這次的夢,夢到了家族聚會

奇妙的是這次的家族聚會居然要表演才藝,就像是尾牙上的才藝表演一樣(大笑

夢裡的家族加我們總共四個家庭,我們為主辦其他人陸陸續續到來

而這次表演,散個家庭就帶了三個活死人來做表演
第一個包的像木乃伊,我看都看不清楚
第二個用棺材,活死人就躺在裡面我也沒看到
第三個,是一對雙胞胎,坐在嬰兒車上推進來的

看到的當下我有點排斥,但作為主辦家庭我勉強掛著笑容稱讚
其實我不喜歡活死人

但是這兩個小活死人實在是可愛極了
手忍不住摸了其中一個小活死人的臉頰,觸摸的手感讓我愣了一下,很澀,就像是用完清潔劑的手一樣,又粗又澀。
我這才又意識到,對啊,他長得在可愛也已經是死人了
不會流汗的肌膚代表他們的生命早已結束

轉過身,我忍不住摸了自己的臉頰
是滑嫩的

然後不知道怎麼的
之後我一直跟在小活死人的身邊照顧他
每年家族聚會我就像是他的小保母一樣

他長得像極了混血兒,只是臉上有些黑色小痣,那些是腐爛的痕跡死亡的證明
長大後的他活潑好動,但漸漸地我發現他很怕觸碰東西

為了怕他走丟,我在他手上綁了一條繩子,他可以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只要繩子緊了我就會拉拉繩子告訴他,你離開太遠了
後來我知道他為什麼怕碰觸這件事了

因為只要他碰觸到的生命都會死亡
小活死人的力量不大,但只要他輕碰到的生命就像是柔軟的蛋糕一樣凹陷下去

某次他看到我養的小倉鼠,興奮地蹦跳到我身邊,但也只是這樣而已
我從他眼中看到了興奮,所以我說:你可以試著摸摸看啊
但他表現出抗拒,我便牽著他的手輕輕放在小倉鼠的頭上
手與毛間,差了一毫米,但我卻不知道,因為我以為他摸到了
"毛很軟吧。"我問
"真的,很軟。"他卻撒謊

我放任他跟小倉鼠在外面玩,原本以為不會發生任何事情
但小倉鼠貪玩,不小心跑太高調了下來

小活死人一時情急,伸出手護住小倉鼠
綁在我手上的繩子一緊,我立刻趕出去
只看到小活死人跪在地上,手成拱狀,裡頭好像是極其寶貝的東西

他輕輕放下小倉鼠,躺在地上的小倉鼠頭卻凹了下去,身體抽動掙扎離開
我們都知道,他的生命只剩不到幾秒

小活死人身上的精氣暗了下去
不知怎麼我的心卻一陣陣抽痛

因為太慘忍

我走過去捧起小倉鼠,把他放到了一個有很多食物的草地角落
這裡就是他最後的歸屬,謝謝你陪伴我,而我只能用這麼膚淺的方式報答你

安葬完小倉鼠,我就沿著繩子走到小活死人的身旁
其實小活死人也不小了,他已經五六年級,只是我陪在他身邊太久,總還是把他當成小小孩
但這個小小孩長大了,長大了卻還是死人

亡者不會有感覺,但他卻有,他以一個不屬於這世界的身分採在這塊土地上是何其慘忍
我扯動了他手上的紅繩

"別難過了,這不是你的錯。"

他聽聞卻一言不發
而我卻有感而發:"我是說如果,如果以後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你就讓一個活人手綁什麼牽住你,只要在你激動或要失控的時候拉住你,或者只要你肯讓活人碰你讓人跟著你。"或許以活人為媒介可以讓你碰觸到這個世界的生命,讓你別在這麼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這就是為什麼我手上會綁繩子的原因,從剛開始我不喜歡碰他肌膚到現在是他不願意讓人碰
繩子是我們最安全的距離

他慢慢地轉過身,我忍不住牽起他的手,他沒有回握我,但一切都很正常
"走吧,該回家了,其他人都在等我們呢。"

這是個慘忍的世界,我們強行將亡靈留在現世,賦予他們不腐壞且成長的身體,但我們不曾給他們生者最需要的關懷,任他們在不屬於他們的世界痛苦壓抑。

多麼自私自利又一廂情願

"只要你願意,我們倆手上的繩子永遠不要解開。"我會一直拉著你,直到我再也拉不動

然後我聽到身後輕輕地應了一聲

很小聲,卻很清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