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色(上)

 他永遠都不曾想過,有一天,白與紅能緊密的相融在一起。
 原來潔淨的白色與豔麗的紅色,染出來的色彩是如此的動人。
 
 
 
天性平恬的他很少與人交往,即使是同班一年的同班同學,與他交談過的也屈指可數,他是白色,當獨自一人時,會消失在那白淨的畫布上;而與諸多顏色共存時,他會彰顯出其他色彩的美好,襯出其他色彩的彩度與濃度。
 
他從來都沒奢望過,有一天,他也能成為眾所矚目的顏色之ㄧ,直到一抹紅,闖入了他的世界。
 
 
「大家好,我是赤陽,以後請多多指教。」
 
 
一位轉學生,轉進了他們學校。
 
新來的學生有ㄧ張能迷倒眾生的完美臉蛋,過分張揚的紅色染在他頭上似乎溫馴了許多,開朗的面容與個性能夠讓他在新的環境上很快的交到朋友,但總結論就是,赤楊不會是他想接觸的類型。
 
但事事難料,白昕不得不開始相信言靈這種東西,越是想逃避的東西它越是出現在眼前。
 
「恩…你去坐在最後面空著的位子。」老師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
 
白昕抬起頭,如果沒記錯,他做的位子便是最後一排,而旁邊也還有一個空位。
 
果然,赤陽很快的就出現在他面前,他露出很有自信的微笑:「以後請多多指教。」
 
 
 
剛開始他與赤陽並沒有特別的要好,也無太多的接觸,大多都是在課堂上共看課本之類的,所以他並沒有覺得甚麼不對。
但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他的身邊總是有赤陽的存在,不管是吃午餐或是小組討論,他們永遠都在同一桌。
赤陽—人如其名,紅色的太陽總讓人無法忽略他存在,而在白色的映襯下,更加的突顯那紅的特別。
紅與白是最好的搭配色,他以為赤陽是明白這道理的藝術家,所以白昕也任由赤陽一個人唱獨角戲,反正他也很少答話,等他膩了就會離開。
 
但紅與白,原本不該相融的兩個顏色竟漸漸的染上的彼此的色彩。
他開始與赤陽有說有笑,開始與班上的同學有來往,還主動邀請赤陽假日時一同到美術館參觀;而赤陽似乎也染上了一絲文靜,身邊不再像以往總是圍繞許多吵雜的人群,有時甚至會與自己一起在圖書館過完一下午。
 
他與赤陽相處得時間越來長,白昕卻絲毫不覺得有甚麼不對,甚至當赤陽摟著自己的腰時,他也當是哥們的互相搭肩沒有多留意。
 
直到赤陽想將他抱坐在他腿上時他才察覺到,他與赤陽太過親近了。
 
赤陽對他的感情,並不是友情這麼簡單。
 
所以白昕開始疏遠赤陽,不再與他一同回家或是吃飯,只要赤陽一走進自己,他便先自動從教室消失,就連假日也將手機關機。
 
已經習慣單一色彩的世界,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染上了一股陌生的顏色。他對赤陽,似乎有甚麼地方不一樣了。
 
 
 
「好煩。」他蒙著頭,栽進自己的床鋪。
 
 
寒假終於到來,而赤陽也終於從他的視線中消失,不過他知道那只是暫時的,等寒假一過,他便又要想辦法躲避。
 
打開房間的窗簾,他望向隔壁的窗戶,對面的窗簾依舊緊閉。
 
前天他們家隔壁也搬來新鄰居,只是礙於時間不允許,他自今還不曾與新鄰居照過面,聽說他們有一個獨生子也在我們學校,不知道是怎麼樣的人。
 
忽然對面的窗簾有了動靜,刷了一聲,窗簾被房間的主人打開,他瞬間瞪大眼睛。
 
「赤陽!!」
 
我的天啊,他怎麼會出現在隔壁。
白昕快速拉上簾子,只求赤陽不要眼尖的看到他。
「那我以後要怎麼出門阿。」他哀號,不管了,反正船到橋頭這然直,等被他逮到再想辦法也不遲。
 
只是白昕不知道,當他拉上窗簾時,赤陽的眼神就已經勾上了他的髮梢。
不知道再思考甚麼,赤陽過了許久才將視線移開。
 
 
 
 
 
「我們要過年時才會回來,你自己處理家務事,有問題再打電話過來。」白昕的父母邊整理著行李一邊交代。
 
「我知道。」他又不是小孩子,這一點不需要他們提醒。
 
送走了父母後,白昕開始考慮今天的晚餐是要自己煮還是去買外面的了。
 
說實話,他其實很不會煮飯,一堆菜啊魚的,看了就煩,所以他只好披上大衣,認命的出去覓食。
雖然台灣冬天不至於冷死人,但要在深夜時間出去買東西吃,依舊讓他不想出門。
 
 
沒想到自己覓食的第一天竟然這麼的不順利。
 
「幹!你是沒看過被女人巴喔。笑笑笑,你笑他媽的甚麼意思。」
 
白昕奇妙的被流氓找麻煩了。
他只不過是剛好再那個人被巴完後的尷尬安靜氣氛下,不小心打了個噴嚏就莫名的被波及。
 
「你那甚麼眼神,瞧不起人也要有個限度。」說話者越來越大聲,看來他好像惱羞成怒了。
 
但這又不能怪他,他天生就是這樣,沒有太多起伏的表情又不是他能決定的,就像他現在怕的要死,那個帶頭的還不是看不出來。
 
之後的下場,只能用慘不忍睹四個字形容,不過那個人不是他,而是從人群中衝出來解救自己的赤陽。
 
 
起初那群流氓只是動動拳頭,沒有甚麼大不暸,白昕想說只要能挨過去就沒事了沒想到他們變本加厲,竟然連小刀都亮出來,終於,他們從白昕的臉上讀出恐懼的氣息了。
 
人都是這樣的,欺壓弱小來突顯自己的強大,他們哈哈大笑,無情的拳腳更如流星雨般落下,而小刀也在白昕的身上留下了痕跡,直到赤陽的出現。
 
「白昕!!」
 
痛徹心扉的吼叫讓他勉強的從疼痛中睜開眼睛,他看到的是赤陽著急的面容。
 
之後可想而知,赤陽不是葉問,更不可能一個打十個,所以當然只能任由流氓拳打腳踢,直到赤陽身上無不是傷口時他們才停手。
 
「下次罩子放量一點。」說完這句,他們揚長而去。
 
 
白昕幾乎是顫抖的撐起身子,身體被殘忍的力道攻擊的都快散了,但是他還是努力的扶起已經失去意識的赤陽,摸上對方的身子一股腥黏的味道充進鼻子。
 
「赤陽!!赤陽你被刀子刺傷了。」他慌張的對躺在地上了人說。
 
赤陽白色的襯衫已經被鮮紅的血液全染成了鐵鏽色,這不是他的顏色,這顏色不該出現在他身上。
 
但似乎是太過疼痛,赤陽根本沒有回他話,更糟的是他已經呈現昏迷狀態,白昕用染上鮮血的手拿出手機:「喂!救護車,這裡有人受傷,這裡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