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自今

「…我可不可以把手放下來了。」他委曲的發問,舉高的雙手抖個不停。
「不可以!」坐在對面的人瞇著眼,口氣不好的說。

嗚…這不是他的錯啊。他努力的撐起身子站直怕一個站不好又要挨鞭子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他問:「…我可不可以把手放下來了。」 一道鞭子落了下來,他痛的倒吸一口氣。 
早知道就不要叫陸倪當人型了,畫得好也就算了,他不知道話不好下場會這麼悽慘。 

「你這畫的是什麼,是人嗎!」陸倪口氣超衝的,他縮縮脖子打了一個冷顫。「你要畫就算了,起碼東西要能看,這是什麼東西,你說啊!」 

嗚…他自信心超受傷的,目光隨意飄動想尋找能救他的人,好不容易遠遠看到姑姑現在門檻,他使勁的對姑姑投出求救的眼神。 

「唉呀!陸倪你這是在幹什麼,李莫言你怎麼跪在地上。」姑姑奇怪的問,他原本要開口求卻殊不知被陸倪一口打斷。

陸倪露出好久不曾出現過的微笑看著姑姑:「沒什麼啦。只是小莫他做錯事所以我在罰他。」 怎麼陸倪笑的越燦爛他的背瘠就越發寒。 

「唉唉,陸倪你終於肯笑了阿。這是好是這是好事。」姑姑欣慰的摸摸陸倪的臉,完全不知情眼前人兒的笑容全是站在一旁高舉著雙手的他用皮肉痛換來的。 

「是的姑姑,事情都過好幾年的,該放下的早該放下了,我也該長大了。」 

你騙人,如果你放下了,那也就快讓我的手放下,這樣我會更高興,更謝謝你。 

完全聽不到他內心的吶喊,姑姑還高興的笑道:「陸倪好成熟阿,明明跟李莫言是同輩還可以這樣督促他,真是好他著想啊。那姑姑去準備小點心,等一下你們進來吃ㄚ。」 

啊啊…姑姑,你不要走ㄚ! 我很需要你的。 望著遠去的人影,他捨不得移開視線或者說他不敢面對後面笑得燦爛的人。 

直到身後傳來充滿笑意得聲音,「李莫言…」陰颼颼的氣流出現在陸倪背後。 

嗚!他完了 事實證明人不可以不知足,人家都答應跟你合好了,就不該多要求他當你的人型板。 

所以他被陸倪強迫畫他的肖像畫畫了不下數百張,直到那位魔鬼教師說滿意為止。
 

那段時間他連作夢都夢到他在替陸倪畫肖像畫,真是一段難熬的時間。 
其實他也可以耍脾氣不做,但是他不想,雖然不知道陸倪這樣嚴厲到底是為了什麼。 好不容易終於有一張是陸倪滿意的,他當下高興的都快要跪下去了,陸倪露出微微的笑容看著那幅畫連在做事的姑姑都被畫給吸住了目光。 

「這畫的還真好,是小莫畫的嗎?」她拿走圖,看了又看。「可以拿去擺攤了呢,小莫有那個才能喔。」 他高興的臉紅通通的,看著姑姑不知道如何是好,因為很難得得到稱讚,所以他完全不知道現在因該要說什麼,眼神習慣性的飄向某人,當看到那人的眼神時他頓時豁然開朗。 

在陸倪的眼裡,驕傲的情緒滿滿的塞在如星辰般閃亮的瞳孔中,好像現在被稱讚的人就是他,抓著衣領,一股情緒像是要溢出胸口滿足得不得了,那是一種得到寶物的踏實感。 

所以在吃晚餐時他將難得出現在餐桌的海鮮分了一半給陸倪,「給你吃。」 

看到眼前貼心的小舉動,姑丈跟姑姑笑笑的揶揄:「小莫跟陸倪的感情還跟好,根本想像不到他們前幾個禮拜還在腦脾氣不講話呢。」 「就是說啊。」 笑聲充滿了整個晚上直到睡覺時才停下來。 

「我跟你睡好不好。」陸倪的房門被打開,背著燈光門口出現一個黑黑的人影。 

「你長這麼大還怕黑喔,羞羞臉。」攤開棉被陸倪鑽了進去。 

因為陸倪也沒說不可以,李莫言也跟著跑進去鋪好褥子:「只是很久沒跟你聊天,所以想來這裡。」 

「那為什麼之前都不來。」悶悶的聲音從被褥中傳出。 

他能說因為他怕在睡前又要畫一張他的肖像畫嗎,所以索性裝死的說,「因為我沒想到嘛。」 對方也沒理,夜晚安靜的嚇人因為今天姑丈他們要出門所以沒有平時的洗碗聲,而且這樣也跟他原本想的不一樣,根本聊到天。 

「陸倪。」他拉了拉他的褥子,沒有反映他更大膽的躲進對方的被褥裡。 
直到接觸到對方不正常的高溫,他才猛然翻起。「陸倪你發燒了。」 

被中的人臉頰紅通通的,意識不輕的微微張眼:「這只是小病,睡一覺就好了。」 
聽他說的,好像他早就察覺自己已經生病了,為什麼不跟姑丈說。

疑問一出現,他的腦海中馬上出現答案,看來是不想讓他們擔心,所以不說的。 

「你真是胡來。」撐起身子,他跑到外頭去打了一桶涼水搖搖晃晃地走進房內將毛巾泡濕,然後擱在李莫言的額上。 

「不要跟姑丈講。」最後陸倪竟然還抓著他的手叮嚀。 

「好啦好啦。」看褥上難過的人留著汗水,他細心的替他擦式掉。 

「謝謝你。」 

「如果要謝我,就快點好起來。」 因為他的一句話,陸倪虛弱的勾起嘴角,內心中的某個東西好像解了開來。 

一整晚,他們就只是重複著這樣的動作,一句話都沒聊到。 

「姑姑姑丈回來摟。」 熟悉的聲音穿過無人的走廊調皮的跑進了他的房內,清晰的空氣輕輕的扶過他的鼻端。 躺在被褥裡的人兒緩緩動了一下擱置在額上的毛巾滑落掉到地上,慢慢的睜開眼睛,他發現在自己的右手邊蜷了一個人。

房門被人打開,他看到一直養育他的夫妻,心裡是一陣騷動,然後,他漾起了一抹微笑:「歡迎回來。」 

「哎呀,怎麼一早就笑的那麼甜,害姑姑都臉紅了。」姑姑笑道,打開門匣讓外頭的陽光照進屋內,然後又說:「該起床了,等等吃完早餐去幫姑丈的忙。」 

陸倪懂事的點點頭,等姑姑出去之後他才推了推熟睡到快翻肚的人:「起床!」 「再讓我睡一下…啊!我起床,我起床!」捂著被捏紅的屁股,他馬上跳起。 然後用睡矇的眼看看四周:「陸倪,你燒退了?」 

「退了。」 

「嗚…讓我再睡一下」繼續夢周公。 

結果剛跟周公下棋沒多就,周公就被人打跑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