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自今

點點水珠如夜空的淚水緩緩地灑落在燈火通明的街道,唯獨一間,黯然失色。

春夏之雨畫龍點睛地替皎潔的月光修飾地更加矇矓,但那朦朧之意卻進不去灰暗的房子,反而襯托出他的淒涼。
為什麼他要如此地意氣用事,要如此地乘口舌之快。 

倒臥在臥室的李莫言,漆黑的瞳孔空洞的令人窒息。 

他不會再回來了嗎? 
他不會再回來的…李莫言告訴自己,諾大的打擊原來沉重的讓人一蹶不振。 

腦中的記憶開始嗒喀嗒喀的轉動,一幕幕的畫面飛過腦海。 

「陸倪,今天要玩什麼!」小小的男童拉扯著某人的衣袖,高興的蹦蹦跳跳:「我們把昨天沒有玩完的遊戲玩完好不好。」 他不懂陸倪現在在幹什麼,但是沒關係這並不影響他們要玩的遊戲。 

「不要吵我!」 目光全在對面那群大人身上,陸倪根本不想理他。 

熱臉貼冷屁股,他興高采烈的去找某人玩換得的卻是一句不要吵。 

他很不高興,所以當他看見陸倪把他的父親撞倒,搶走男人身上的錢時,他眼睛亮了起來,以為那是陸倪想的新遊戲所以也跟跑出去。 

可是陸倪跑的實在是太快了,由他短短肥肥的小腳實在是跟不上,好不容易終於在一步距離時他喘吁吁地開口央求:「陸倪你在玩什麼遊戲,可不可以跑慢一點,我跟不上。」

陸倪不但沒慢下腳步反而大聲斥責他:「李莫言我沒時間跟你玩,你不吵我。」 

他被陸倪凶惡的語氣嚇到,因為陸倪他從沒這麼大吼過,結果陸倪才剛吼完小小的身子就飛了起來,他抬頭望去看見黑黑的影子。 

「陸倪,你玩夠了沒。」黑黑的影子罵道,隨後落下一記響亮的巴掌聲,拿走陸倪手上的孔方兄頭也不回的走人。 

他有點幸災樂禍地扯住陸倪的衣袖,誰叫你不陪我玩。 「陸倪,陪我玩啦。」 結果被扯住衣袖的人不停掙扎,他索性抓的更緊,他就是不放手。 

「快放開我,我要去阻止,如果來不及的話我們就會失去我們的父母,你知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你知不知道啊。」眼前的人不過一切的怒吼,怒紅的瞳孔瞪視著他。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要跟爸爸媽媽說你亂說。」他也不高興了,不陪他玩就算了還口出惡言。 「我管你要說什麼,不要擋路。」用力推開他,陸倪消失在他的眼前。 

「嗚嗚…哇嗚…爸爸…媽媽…」 

「乖!不要哭了,從今天開始我們一起住一起玩好不好。」旁邊有人柔聲的對他好聲好氣。 

「爸爸…媽媽…你們睜開眼睛好不好…」他淚流滿面趴臥在兩具冰冷冷的屍體上。
 

「陸倪不要這樣,你媽媽爸爸不會高興見到你這樣的。」一位大人牽著他的手離開了冰冷的父母,然後他們走到另一個角落,大人作勢要牽起坐在邊邊的人,他憤怒的掙開大人的手用力推倒後者。 

「都是你亂說話,都是你不阻止,要不是你我爸媽就不會死了,都是你害的。」他胡亂的將怒氣發洩,伸手亂打。「你亂說話,你亂說話,你去死,你去死,我不要看到你。」 亂揮的拳頭落在陸倪的身上,陸倪不吭一聲,原以為他會就這樣讓自己挨打卻萬萬沒想到,陸倪直起身一個拳扎扎實實的揍在自己的肚子上。 

「唉呀!你們在幹什麼,不要打了,在打今天就不給你們吃飯了。」大人急躁的制止兩人,一手一個想兩人分開。 

「你不准這樣說我。」陸倪壓抑著開口,不像他這年紀所該有的沉重包圍著他「你不准這樣說我。」 最後一聲,他大聲的咆哮。 之後,他與陸倪的友情算是徹底的決裂了。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陸倪背上的傷口他們才再度開口交談,但是以是他們十歲時的事了。 

「你背上的傷…」當他剛沐浴出來時,剛好見到正在寬衣的陸倪,陸倪反常的快速轉身面對他,像是要掩飾背後的什麼。 

可能也沒想到還有人在浴室,所以當他剛沐浴出來時陸倪的表情很明顯整著僵住,但這也是人之常情,平常人根本不會再三更時洗澡,要不是今日遇見,他怎麼也想不到陸倪總是有意的將洗澡時間與他們錯開。 

「你管這麼多做什麼。」他陸倪惡狠狠的說,手也沒客氣的用力推他,「快讓開,我要沐浴。」 說的同時還刻意的轉身不讓他見到背部。 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真的乖乖的讓開了,還傻傻的看著陸倪。 

「你犯傻了。」瞥了一眼,陸倪瞧不起的嗤了一聲。 

其實他並沒有犯傻,他只是被那個傷痕嚇到。 

翌日,他終於被那問題憋得受不住,見到許久未交談過的人一個衝動下抓了就帶往自己房間。 

他想知道,他還是想知道那背後的傷是怎麼來的。 

「你背上的傷…」開口講沒幾個字,他的臉頓時脹的緋紅,因為一個太衝動所以拉了人但現在想想卻又不知道從何開始,畢竟他們許久未交談過了,雖然同住一屋簷下,也一同跟著叔叔練基本防身術卻從未對談過一句,就連基本的招呼都沒有,現下要講出長長一段話要他情何以堪。 

看著脹紅臉的人不知所措,被抓的人反到沒什麼反應扯了手就要離開,反正他們已經不是朋友不差這麼一次,所以很不給面子的留下背影走人。 

結果走不到兩三步衣袖又被人扯住,他不滿的瞪向後面的人,眼瞳中清清楚楚的寫滿不屑,也不打算開口,他利用從小學的基本防身術一記過肩摔就這麼過去了。 

「唉呦!」被摔了狼狽啊,他揉著摔疼的身子哎哎叫著,等再回過神時,哪來的人影。 所以這場對話也就這樣不了了之,沒了下文。 可是在這件事之後,他們好像又開始有一點交集了,雖然這也可能只是他單方面如此覺得。 

像是陸倪終於會用正眼看他,或者是他終於肯開口跟自己講話…雖然不是什麼好聽的就是了。 

其實他對陸倪的氣早就消了,當時因為還太幼小,所以很幼稚的就是覺得這都是陸倪的錯,現在他都已經懂事了怎麼可能還會為了這點小事生氣,他很明白生老病死這四字,就他的年齡來說已算是同儕裡很成熟的了,殊不知他遇上的對象是另一個成熟到不可思議的陸倪,平時對其他人都遊刃有餘,現在只要想到陸倪就一個頭兩個大。

果然還是小時候說的話太過分了吧,想了很久他都想不出來緣由,最後才將小時後的事情搬出來。 果然還是要去道歉,想通了心情自然就跟著好:「去道歉吧!」 

「不用道歉了。」 當陸倪終於不再對他惡言相向時,這個時機點居然是在拒絕他道歉。 

「唉!可是…」 

「反正都過去事,我沒這麼小心眼。」他制止他要說下去的話,淡然的開口,陸倪難得替他沏了一壺茶。 

以茶就口,他初嚐陸倪泡的茶。
很好喝,不知他是怎麼研究的,泡起來的滋味竟然比他去過的小棧端來的都還要好喝。 

「所以我們這算是合好摟。」他很明白陸倪替他沏了這壺茶的意義,雖然其他人是用酒但他以茶替酒,喝下一杯穿越一切的甘露。 

「既然合好了。」豁然擱下杯子,他興奮的向前頃,「你當我的人好不好。」 錯愕的一下,陸倪馬當壓下他的頭用力的讓人懷疑他是不是認真的決定原諒自己:「果然還是不可以原諒。」 

「不…不是啦!我是要請你當我的人型,我想試試看。」奮力拍著木板,他努力的替自己辯解:「你也知到我對繪畫很有興趣,什麼都畫過了,就是沒有一個人願意配合我坐著不動讓我替他畫肖像畫。」有誰閒閒沒事花一堆時間再一個十歲的小孩,又不是嫌時間太多,錢好賺。 

「我怎麼會知道,你又怎麼覺得我會答應。」 

「因為你是陸倪。」雖然有過不合但是是最疼他的陸倪,沒錯,就因為他是陸倪,只是這樣。 「你答不答應…」故意裝委屈裝可憐,他眼睛閃著點點淚光。 

「不要裝了,你那樣子我以前就領教過了,不要騙我。」 

可惡!他嘖了一聲。 

「我答應。」破天荒,陸倪竟然答應的這麼乾脆。 

最後他又低低呢喃了一下,他沒聽清楚,問:「你說什麼?」 

「說你休想要我做什麼詭異的姿勢。」 

他楞住了,「你就這麼不信我!?」 合諧的時光,在烈陽的午時慢慢流動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