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自今

「是,那人是我又如何。」這樣又要不高興,真是幼稚。 

「所以你要向我道歉。」哼哼,他就是要陸倪跟他說對不起,要不然他怎麼都覺得前幾天被某人踩手實在很無辜。 

「我為什麼要向你道歉。」陸倪皺眉頭,對於道歉這個詞有些反感,他很不喜歡這個詞,或者說他很討厭別人要求他道歉,要論這習慣就必須追朔到他很小的時候,那時李莫言早跟他玩在一起,所以他應該早知道,為什麼還要這樣說。 

「因為你欠我的。」 

雖然是無心之言但聽在陸倪耳裡卻十分刺耳,心裡的不悅感如浪潮漲潮般以倍數增長,他深吐了一口氣強壓下那討人厭的情緒,「我什麼時候欠你?」 

一個問題,因為問的人有所不同所以裡頭的用意全變了調,陸倪看著、等著,李莫言究竟會如何回答他。 

「很久以前。」陸倪居然給他裝傻,所以李莫言也索性糊口亂說,他就是要氣死他。 

若是在平時這小家子氣的脾氣陸倪理當讓著他,但此時,這變了調的回答卻深深讓陸倪的心臟漏跳了一拍,瘋狂的怒意席捲而來。 

「很久是指多久。」他低下了頭,壓抑情緒的言語從他的唇縫中硬擠出來,殊不知他們根本就是雞同鴨講,過多的情感蒙蔽了他的雙眼。 

「你覺得有多久就有多久,不要跟我說你忘了。」痛踩他吃飯的工具,真是太可惡了,居然還死不認帳。 

「所以你還是覺得那件事是我的錯?你還是這樣想?你還是覺得那一天我沒阻止到父母們出海都是我的錯?」猛然怒斥,陸倪的臉少見地因為情緒而脹的緋紅。「你為什麼就是要提那件事,那件事有什麼好提的,事情過了就過了你為什麼還要有所眷念,你煩不煩啊。當時沒用的流鼻涕小鬼幫不上任何忙現在就不要在那裡吵。」不懂,李莫言他不懂那時他心裡的煎熬,為什麼他可以這麼輕易的去揭開他最不想去碰的事實。 

「我又沒提那件事。而且,我煩?你講話客氣一點。」推開陸倪,然後李莫言又一手抓住陸倪的衣領就是怒瞪:「煩的人明明就是你,都已經幾年了你不也還是放不下,有什麼資格說我。」而且他根本無意去提那件事,從頭到尾全是陸倪他自己會錯意,為什麼要把怒氣全發洩在他身上。 

「我放不下是礙著你嗎?你管這麼多做什麼。」 

「就是礙著,我就是看不慣你的作為,受不了你古怪的個性,可不可以。我好心沒好報,我自作自受,這算什麼,這到底算什麼。你討厭別人提及那件事就算了,你有什麼資格對其他人發脾氣,尤其那個人還是我,我才是受害者,我才是那個不想提及那件事的人,你在那裡發什麼見鬼的脾氣。要不是你…要不是因為你,我們的父母怎麼會死在海上。」 

李莫言怒紅了雙眼。 轟轟烈烈的將藏在心裡的話都丟出來後他粗喘著氣還想再繼續罵,他不知道為什麼他與陸倪的對話會扯到這件事,但是他只知道,此時他埋在內心深處的壓力正在爆發。 

但當他對上了陸倪的眼,李莫言的怒火頓時被噎在喉裡,想責罵的言詞硬生生的全吞回喉嚨,錯愕除了錯愕之外李莫言無法找到此刻的形容詞。 

那雙高傲的眼,從來沒有染上過其他色彩的眼,此時此刻李莫言清清楚楚的看見了,他清楚的看見裡面的落寞、憤怒以及…受傷。 

內心泛起一股內疚,他才示意到他話說的太重了。 

「那個,陸倪…我…」 

「被咬。」陸倪突然冷冷的說了一這麼句,頭也不回的就準備走人。 

「不是…陸倪你聽我說。」令人凍傷的語調扎刺到李莫言,他扯住陸倪但是猛被一股力道甩開 「是這樣嗎?我不知道你犧牲這麼大,還真是對不起你,竟然委屈你跟我相處,原來你跟我在一起的笑容全都是裝的,原來你演技這麼好,原來你只是一個騙子,有沒有考慮去做戲子算了,枉費你的好才能,你答應我什麼,你現在又再說什麼,你這個騙子。」 

「陸倪…」李莫言急慌了,他從來不曾見過陸倪這樣。 不可以,不可以就這樣讓他離開,李莫言心裡很明白如果就這樣讓陸倪踏過門檻之後,陸倪的心便不會再對任何人敞開,那些人中還包括自己,所以,不可以。 

那時,他好不容易打開的大門不可以就這麼讓他關上。 

「閉上你的狗嘴。」憤怒的眼神直直的釘在李莫言的身上,「我不准我的名字從你骯髒的嘴裡出來,你沒有那個資格。我所認識的人中什麼人都有唯獨沒有騙子。」 

一股重擊襲上他的胸口,他被打的踉蹌一屁股的坐在席上。
 

接著磅的一聲,門關上了。

閣著門陸倪像是能看穿似的一直望著,因為憤怒他的眼睛已充滿血絲 啪噠! 少見的淚水從他的眼中溢出,陸倪沒有抹去依舊瞪著門。 

因為李莫言的一句話,他現在內心難受到不知如何是好。原來…原來李莫言還是認為他就是兇手,為什麼不相信他 小時後他明明答應過自己,答應自己不會這麼想也不會在這麼說。

可是他食言,今天他用那種眼神那種口吻都徹底的傷透了他 他不是沒有努力過,他不是沒有試著去阻止,就因為有可以預言未來的能力,所以他更是知道這種事是不可能改變的。 

可是他努力了 他該做的都做過,為什麼還要質疑他 為什麼大家都要用那種眼神看他 他有感情,他也不是不難過,他也不是沒有責備過他自己。 

可是,大家都不了解。

原以為最了解自己的李莫言今天也同樣用那種眼神看他 當他知道自己被下了通緝令時,他不難過,因為有李莫言替他難過;他不生氣,因為李莫言已經替他生氣了;他不絕望,因為李莫言給了他希望,因為李莫言了解他,這就夠了。 但是,他不會再原諒了 當他不再信任,他就註定要失去陸倪這個人 當時,他已經跟李莫言說過,如果他再質疑他。

他便不會在原諒

已經夠了

都已經夠了

他已經知道

這世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是了解、在乎他的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