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至今

結果為了解釋令人頭疼的誤會,李莫言隔日花了一段好長的時間,努力將事實塞進還浸泡在酒精裡的腦袋。

結果換來的成果是齊納的一句:「不用解釋那麼多沒關係,昨天是我不識大體誤闖你們的…的…咳恩!所以…是我的不對。」 

李莫言無語問蒼天。 

他看了一眼在沏茶的陸倪,又看向一臉尷尬的齊納。
最後決定不解釋了,到時候越描越黑變成他已經『深愛』上陸倪不可自拔那就完了。 

至少現在這情況他還有『移情別戀』的可能,如果變成『忠貞不渝』那他豈不只能望美女興嘆了。 

「你到底是李莫言什麼人?」 就在李莫言獨自一人苦惱時,陸倪擱下手中的茶壺發話了。
但是他一發話,李莫言便恨不得他閉嘴。 

故意的他絕對是故意講得這麼曖昧,難道陸倪就這麼狠心想至他於絕境嗎。 
而齊納的反應更是讓他直覺不可思議,怎麼有人夠傻到這種程度。 

「不,請不要誤會,那個夫…夫人,我絕對無意跟你丈夫有任何曖昧關係,我跟他只是『單純』的客戶關係。」 那個單純兩字還刻意加重語氣,像是要陸倪不要誤會似的。 

「客戶關係?那你對我家那人的畫作有何見解。」陸倪開口又是勁爆的內容,李莫言當下捂住他嘴防止陸倪再講任何曖昧不清的話。 

結果他的舉動反而讓齊納誤以為他吃醋,不想妻子跟他以外的男人講話而再度臉紅。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李莫言在心理怒吼,藉由陸倪肩膀傳來的顫抖,他清楚的明白陸倪現在一定暗自笑到腸子都打結了,這是陰謀!這是陸倪設計的陰謀啊。 

「其實老師的作品十分的精采,如果真要比較就連朝廷裡的畫師也不一定是你丈夫的對手。顏色鮮麗用色大膽,要不是家裡不允許,我真想將這裡的全帶走。」一講到畫作,齊納是一臉的癡迷。「其實我很是羨慕你們,不管是畫作的事也好還是你們…咳恩!夫妻的事也罷,能夠自由的做自己像做的是真的很令人羨慕。」

「你可以常來作客沒關係。」李莫言已經不想糾正他與陸倪的關係了,他接過陸倪手中的茶然後說道:「我不會介意,而且你喜歡我也可以送你,不用這麼居謹。」
 

「真的嗎?」齊納的表情就像是得到玩具得小孩雙眼發光。 

「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之後的幾日,齊納果真如他話所說,天天到李莫言的店鋪報到。 

因為有得看又有得聽,這麼好的地方上拿找兒? 不只可以欣賞李莫言的畫,又可同聆聽陸倪那如黃鶯出谷的歌聲,只要是喜愛藝術之人,這可同等天堂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