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約定@真相

最後,他停在一個山洞前
看到墨草毫不猶豫的走進去,他嘆了一口氣,指能認了。這事有一半是他沒事找事做。
一走出山洞,他看到的是花海,好大一片花海。…最後,他停在一個山洞前 看到墨草毫不猶豫的走進去,他嘆了一口氣,指能認了。

這事有一半是他沒事找事做。 一走出山洞,他看到的是花海,好大一片花海。

墨草要他別出聲,然後他左右看了一下,就比了個手勢要他跟著往右前方去。

一開始張森林不知道為甚麼,但等距離近了以後他才發現,那是一個小山坡。

「找到了。」墨草感到那個小山坡下,他看到的一個被樹隱藏起的帳棚,裡面放了一些捕獸的器具及染血的衣物。

「張森林…」原本想要叫對方來看,但卻發現後方沒了聲音所以他又嘗試性的叫了一次。 

但是回答的卻是陌生男子的聲音 「你不該這麼多管閒事的。」 

墨草回頭一看,男子已經徹底取代了張森林的位子 「你把他怎麼了。」墨草警戒的問。

「如果我說他死了你信不信。」對方的語氣向是在講一個笑話似的,輕鬆愉快。 「不信。」一口回絕。

「那也沒關係」對方微長的頭髮被風吹起「但是,你看到這東西,總該相信他有受傷吧。」 男子從口袋拿出了一片衣服的碎片,上面染上了一大片的血。

所以他說,「我們來談談吧。」

「談甚麼。」

「如果讓我殺了你,我就放了他。因為他知道的沒有那麼多,所以今天我心情好,沒有關係。」

「你覺得有可能嗎?」墨草冷笑。 對方聳肩,「沒甚麼不可能的。既然你不許有人在森林裡任意傷害生命,那自然不可能讓你的朋友喪命。」 「你都聽到了?」

「嗯阿。想說只是小孩子的遊戲沒特別注意,跟到一半就先回來休息,但是…看來,我太小看你了」 男子爽朗的面容讓墨草直覺不可思議。為甚麼有人可以把這麼恐怖的事說的這麼輕鬆。 然後男子拿出了小刀,把玩了一下。「給你個建議,你要不要說說看你是怎麼找到我的。如果說的好,我可以考慮指弄廢你的雙手跟啞了你的喉嚨。」

「既然獵人先生想知道,也給了條件,也不是不可以。」突然墨草勾起嘴唇,似笑非笑的「但是你想知道的真的是這麼簡單的事嗎?因該不是吧。」

「聰明。」對方說「其實我現在比較想知道的是,你是怎麼知道我的身分的,但是,我對你怎麼找到我隱身的地方也很感興趣。」 「是嗎,你很好奇為甚麼我能找到這裡,其實很簡單,因為粉…花粉。」

「花粉?」 然後他看了一下四周,了然的喔了一下,「原來阿,可是這山的花粉又不只這裡,你又是怎樣知道的?」

「因為花粉不一樣,這裡的花粉比較特殊,用在受傷的時候是很好的止痛藥。沒錯,它具有麻痺的效果。」墨草笑了笑「很不巧,你就這麼剛好沾到,而我也這麼剛好知道。而且,有這花粉的地方也只有一個,就在這裡。」

「難怪最近這幾天我的身體都有點失去知覺,還以為是老了,甚麼阿茲海默症等等的毛病要出現了,原來不是ㄚ。那第二個問題,你又是怎麼知道我是獵人的,還是要換個方式問,你是怎麼知道那裡埋了屍體的。我無緣無故未何又要去殺了那個人而不是去獵殺動物。」

「因為鞋印,那地方留下一道很明顯的印子,不是普通的鞋,是專門讓獵人穿的鞋。那為什麼我又知道那裡有被你傷害的生命呢?其實你沒注意到吧,在你設置陷阱的地方滴落了幾滴血液跟衣服的碎屑。殺人動機…獵人為什麼要放著獵物不管而去獵殺他,那表示他有某種跟獵人會有衝突的職位,唯一讓我想到的就只有環境保育人員了。一位保育人員位甚麼會被獵人殺,原因大概也只剩下一種,那就是他不願意你們動土吧。」

「所以說…有時候人阿,不可以太聰明,」聽完墨草的分析對方嘆了口氣,「你這樣讓我不殺你也難阿」

「沒關係。因為我不是人,所以很聰明也不要緊。」 男子聽不懂的皺了一下眉。 墨草冷笑,轉換成精靈的模樣。換成精靈的自己就可以自由操控森林的一草一木「傷害無辜的生命,已經是不可饒恕;現在又罪加一等的傷害我的朋友…你該付出代價了。」 

埋在土裡的根猛然破土而出 森林裡的一花一樹像是被賦予生命一般不停攀附在男子身上,直到將男子最後依絲光線也奪走,怒吼得聲音再也出不來。

「…下去地獄懺悔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