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約定@發現

簡單的鹽洗後,他隨便套了一下衣服就出門。

一走出門口就看見墨草蹲在樹旁。

「墨草偵探,有查到甚麼嗎?」張森林打哈欠說。…簡單的鹽洗後,他隨便套了一下衣服就出門。

一走出門口就看見墨草蹲在樹旁。

「墨草偵探,有查到甚麼嗎?」張森林打哈欠說。

「有。」原本想虧墨草的,哪知他真的有所發現,好奇心被點醒,他也跟著湊過去「在拿裡?」

「你看。」他指了樹的一小角,「有看到這邊凹下去的很不自然嗎?」

「不就是動物壓的嗎?這裡動物這麼多。」

「但是一般動物不會留下這種痕跡。」他細細的撫摸樹的根部,被傷害的部份已不規則的情況裂開,動物及外力所造成的傷害所呈現出來的樣子是不一樣的。

「以地上的壓痕,我大概可以推測出他是長這個樣子的。」他在地上畫了一個橢圓形的東西,「而且依照樹根被傷害的情況,他有著很銳利的邊。」

將墨草所說的東西零零落落的拼湊起來,這讓他想到…「捕獸器?」

「嗯。你住的這麼家有其他家人嗎?」墨草問。 「沒,這是我家的別墅,這次只有我一個人來沒有別人。你問這要幹甚麼。」 他沒有回話,目光一轉在某個草叢看到了一個腳印。

湊了過去,與自己的腳相比,那腳印顯得大上一些。

雖然那主人故意放輕踩下去的力道,但是因為那鞋的關係即使在輕也還是會留下清晰的印子。

然後他被依堆葉子吸引了注意力,那是一堆一看就知道是很刻意堆疊在一塊的,他伸手將葉子撥開,看到了一只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東西。

「可惡。」他咬了牙,開始瘋狂的挖土,即使手受傷了也沒關係,指甲翻起也無所謂,他只希望還來得及。

最後他挖出了一位男子,還來得及嗎?他不停的喘氣,抹掉頭上的汗水。但是胸口的平靜證實了殘忍的事實。 

他的臉越來越冷,越來越沉。竟然有人敢在他的森林裡任意殘害生命。

「又有發現甚麼嗎?」張森霖又冒了出來,然後他發覺墨草的表情不太對勁,又往後看,他瞪大了眼睛。

「這…」張森林張大了口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墨草冷靜的把屍體重新埋回去,然後做了一個奇怪的手勢。

沒多久,他站起來轉身就要走人。

「我要去找兇手。」 張森林抓著那快要失去理智的人,說「怎麼找,你又不知道他死多久了,說不定兇手早就離開了。」

「你知道嗎?」墨草說,「那個人,是被獵殺的。被人像是獵物一般玩弄而死的,從皮膚還溫熱及敷衍的埋土方式。

這人是剛死亡被埋下去的,這樣你還有甚麼意見,你說阿。」 被他的氣勢嚇到,張森林說,「你沒事這麼生氣罵麻。」

「我不允許。」墨草咬著牙道「我不允許有人在我的森林裡傷害生命,我要讓那個人付出代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