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約定@相遇

在眼前緩緩流過的清澈河水,倒映出依個模糊的影子。

到了熟悉的環境,懷念之心難免會亂竄,也因此使得他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注意到身後那閃閃發亮的眼睛在他身上徘徊。

眼睛的主人無聲無息的、慢慢的、偷偷的靠近,想要惡作劇的把大男孩推入淺溪裡,哪知後者突然轉頭,在煞車不急得情況下一頭撞了上去,當場,硬生生的冒出了兩個落水人。 

從意外中第一個回神的是男孩,他馬上指著兇手叫,「你是誰ㄚ!」 少年沒理會,自顧自的講話「可惡!太大意了,竟然沒成功」,然後順手擠掉頭髮上過多的水。

「什麼跟甚麼阿……」失透的頭髮服貼的貼在腦後,河裡的水沿著烏黑的短髮滑落。 

突然眼前伸出一隻手,他疑惑的抬頭。 「不冷嗎?」陌生少年說 男孩有種被氣噎到的錯覺,剛剛是誰推我的,是誰ㄚ!! 最後,兩人一起上了岸,在一個比較沒有雜草的地方由少年升起了一團小火。 

衣服濕漉漉的不停滴落著水,穿在身上也難過,他們索性將衣服都脫掉找了個樹幹就要掛上去。

「那邊不能掛!」少年見男孩準備把衣服掛上對面的樹馬上出聲制止。

「為甚麼不能掛!」他有點不高興「這裡樹這麼多,掛那一棵有差嗎!」

「如果你之後不想被攻擊,就聽我的話。」 見對方說的好像真有一回事,他強壓下怒火把衣服改掛在少年的衣服旁。 「你這話是甚麼意思。」他坐在少年的對面,然後後者指了那棵樹的粗樹幹。

「你自己看。」

「看甚麼看!」男孩根本沒有轉頭「那棵樹上有東西我剛剛會沒注意到!」

「既然你眼睛沒有問題,就早該注意到樹上有兇殘者的痕跡。」

「甚麼又是兇殘者!你整個人很莫名奇妙就連說的話也很莫名奇妙……」男孩一肚子的怒火就這樣子竄了出來。

但一聲咆哮聲瞬間澆熄了那怒火。

雄厚的咆哮聲就連遠處的鳥群也能察覺到威脅而振翅高飛。

「…那就是兇殘者。」 「兇殘者…你說的兇殘者就是指熊!?」

滴下一滴冷汗,男孩突然意識到剛剛的聲音來自於何物 「熊?啊啊,如果是以你們的說法那個是熊沒錯。」少年恍然大悟。 甚麼熊不熊的,那根本就是!!男孩瘋狂的想要大吼。 好危險,好危險,他剛剛差點就要替自己留下一個死亡驚喜了,現在仔細一看,竟然才發覺到那 棵樹上真的有熊為了標示自己地盤所留的記號。

「你的觀察力怎麼可以這麼強。」男孩好奇的問。 

聳了聳肩,少年說「習慣。」因為不這樣子,他早就死在充滿陷阱的森林裡了。

「你這樣很像偵探ㄟ。如果早點遇到你說不定我們可以組一個雙人偵探。」

「甚麼是偵探?」玩的嗎?以前沒聽過。

「就是…」想解釋卻又不知從哪說起,啊了半天一個字也講不出來,「算了,我下次再拿書給你看…」 突然男孩停頓了下來,眉頭皺在一起。

「怎麼了?」察覺到對方的反常「那個書不會是甚麼珍貴的東西很難拿出來吧。」

「你別鬧,我只是覺得我好像忘了甚麼東西。」是很重要的東西,三秒後…完蛋了!? 像是觸電一樣從地板跳起來,連滾帶爬的滾到還在滴水的衣服旁,在口袋掏了半天,終於掏出一張勉強還可以算是紙張的東西。

「我的數據,我的資料阿阿阿阿!」男孩誇張的扯著自己的頭髮大叫。 

「有沒有這麼嚴重。」少年坐在一旁,被對方戲劇化的反應給弄傻了。

「有阿,如果沒有這東西,那我的報告要怎麼辦,我的夢想ㄚ!!!」 搔了一下頭,少年被搞的莫名奇妙「這又跟夢想有甚麼關係?」 少年馬上被瞪。 

「你聽完不准笑。」抓著溼透的紙張,他說道「我以後的夢想是要當一位環境保育人員,我要保護這座森林。不管你怎麼取笑我,這職位我當定了。」 「我又沒說要笑你,我沒事做嗎?快把你可怕的表情收起來,會嚇死人的。」 男孩頓了一下,掏掏耳朵。

「诶诶?對不起你可以再說一次嗎?我沒聽清楚。」他有沒有聽錯ㄚ,他竟然不笑他阿。父母親戚都為之取笑的職位,一個陌生人竟然…認同。

「你有病。」少年白了他一眼。

「不要這樣嘛!難得有人認同讓我高興一下會怎樣ㄚ。」男孩高興的伸出手「張森林。」

…森林? 他露出微笑,原來是註定好的事阿。 

接著,他也伸出手,「墨草。」 「很高興認識你。」

「嗯」 「但是你別期望我原諒你把我推入溪裡的事。」

「…小氣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