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愛(七)

永遠的沉靜
走在陰暗、冰冷的走道上
原本是不該出現白雪的屋子
現在卻開始飄起雪花
我牽著女孩
快步的走回她該待的地方
被我拉的踉蹌,女孩奇怪的問「你為什麼要走那麼快」
我瞥了他一眼「你…永遠的沉靜 
走在陰暗、冰冷的走道上 

原本是不該出現白雪的屋子 

現在卻開始飄起雪花 

我牽著女孩 

快步的走回她該待的地方 

被我拉的踉蹌,女孩奇怪的問「你為什麼要走那麼快」

我瞥了他一眼「你不用管」但口氣還是不自覺的急躁起來

完了! 
大人發現了 
我等不及女孩自己走 

這樣太慢了,還要再快一點 我直接一手抱起女孩 快速的把她帶到她的房間 然後把她推了進去

「在裡面待好」 等我確認牆癒合到沒有一絲縫隙後 

我鬆了一口氣,還好及時趕上了 在我轉身時 一條冰柱無預警的穿過我的肩膀 「嗚!」 

我悶坑了一聲,重心不穩的跪在地上 「大…大人…」黑色的血順著冰柱滑落,像是一朵朵玄色的薔葳 我撐起身子,忍痛的地拔掉深插在肩上的冰柱 但我還來不及拔出 

冰柱又接二連三的出現 把我釘在牆上 「你沒有資格叫我,雷利萊恩」大人的聲音出現 「你私自的把我的食物帶走,這事的嚴重性相信你因該很清楚。」 狂風依舊咆哮著,一塊巨冰扎實的打在我臉上,證實大人的憤怒 「但你卻故意去觸犯,你這是再挑戰我的權威,想反抗我嗎。」 大人每說一句,溫度就降越低,因為失血的關係,我開始冷的打顫 「不…不是的…大…人」嘴巴開始冒出白煙,血液開始凍結。 「藉口」大人吼。 

冰柱像是下雨般的落下,狠狠的打在牆上 「你沒資格再和我交談了。但,看在你服侍我多年的份上,我好心的留你一條狗命,你最好知足」 我緩緩的點頭,身體已經麻木,沒有感覺了

「但是…如果還有下一次的話,你就準備當灰塵…不,到時候我要你連灰塵都沒的當。」 

這是赤裸裸的警告,我深深的明白 大人離去 溫度漸漸回復正常 牆,在受到嚴重的摧殘後,裂成蜘蛛網狀 下一秒,喀!的崩毀了 我吃痛摔在地上,狼狽不堪 想翻身,試了好幾次,卻都失敗 「連動的力氣都沒了嗎」我點苦惱 

然後我聽到了腳步聲 我痛苦的抬頭 看到了女孩哭泣的臉蛋 「妳…為什麼又哭了」我仰躺著,現在就連呼吸都很痛苦 「為什麼…」我重複。 

是第幾次了,讓女孩像現在這樣哭泣 眼前的景象開始變成紅色,是因為血的關係吧 真不想這副模樣被女孩看到,真的好狼狽 女孩沒有回答我 只是靜靜的、小心的把我扶起來

扶到她的床上 

之後 

我就不清楚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